<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培育“頭雁”破解教研員領航難題

        發布時間:2022-10-01 作者:陳雨亭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19年出臺的《教育部關于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基礎教育教研工作的意見》中,提出了當代教研員的四個任務:服務學校教育教學、服務教師專業成長、服務學生全面發展、服務教育管理決策。這是我國基礎教育在新時代追求高質量發展過程中對各級教研機構提出的專業要求,也是對教研員的升級版要求。特別是《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2022年版)》出臺以后,教師們有很多困惑,急需縣域教研機構的專業培訓和指導,需要教研員在基于新課標進行新教學方面真正起到領航作用。因此,縣域教研員的角色定位、起作用的方式以及評價方式都應該進行重新定義。

        光明區教育局和教科院都是“新”的。2018年5月,國務院同意設立深圳市光明區,同時啟動建設“光明科學城”,因此光明區自成立伊始便被賦予“競爭力影響力卓著的世界一流科學城和深圳北部中心”的戰略定位。光明區教育局和光明區教科院都成立于2019年,光明區教科院目前已經配齊學科教研員。我們提出了要建設與世界一流科學城相稱的基礎教育教研體系,助力光明區基礎教育的升級、發展。而要實現這樣的跨越式發展,教研員必須轉型、創新,不斷自我超越。

            定義新角色:教研員是“頭雁”

        在當下的信息時代,特別是在2022年3月28日國家智慧教育平臺上線后,高水平研修資源匯聚到國家開發的平臺上,各層級教研員與全國各地的校長和教師們,同時接近最優質的培訓資源,再也不受地域、層級、身份的制約。這就是縣域教研員們新的工作情境,它加速了縣域教研員正在經歷的身份根本性變化:由一線教師的“教師”,轉變為和學校、教師們一起轉型的人。要實現教研員這個根本轉型,縣域教研機構就必須改變對教研員的培訓和激勵方式。

        正是意識到教研員在新時代的身份挑戰,即必須把學習、創新、轉變和能力提升作為自己發展的重點,光明區教科院的教研員們為自己設計了新角色:“頭雁”。

        “頭雁”隱喻著縣域教研員發展的新路徑:教研員不是在雁陣之外監督群雁的人,而是雁陣中的一員,有著和群雁同樣的愿景和使命,有著和群雁相同的飛行軌跡;教研員不是雁陣中普通的一只雁,而是“頭雁”,要方向感強,意志堅定,能力強,善于合作。

        教研員們能否自發成為“頭雁”?假以時日是可以的,但時間可能太久、過程過于漫長。因此縣域教研機構應該以培訓項目為抓手,系統設計教研員的專業發展路徑,助推每一名教研員成為“頭雁”。

            教研員的“頭雁”作用如何體現

        “頭雁”作用體現在日常工作中。例如,區級名師培養項目就是以“教研員勇做頭雁”為底層邏輯來設計的。我們研制并發布了《光明區名師培養三年規劃方案(試行)》,《光明區名師工作室(微團隊)管理辦法(試行)》及團隊主持人考核評估辦法,整體設計了縣域名師的成長軌跡。

        教研員在參加區級名師申報、遴選和建設中擔任“頭雁”。例如,中學語文教研員、特級教師劉小華,是廣東省名師工作室主持人,他也參加了區級名師的遴選,成立了區級“劉小華名師工作室”。教研員和學校里的區級名師一樣,要參加若干培訓活動,成立工作室,完成一系列要求。教研員自己做區級名師,才能體驗區教科院研制的名師方案的適切性和有效性,避免把項目做成面子工程;和教師中的名師一起學習,一起寫研修作業,教研員的學習和研究熱情才能被激發出來,才能真正了解教師的困惑、問題和創新。

        教研員在名師研修群組中擔任“頭雁”。為應對疫情防控時期的新形勢,在廣泛調研一些縣域教研機構對區級名師的培養和管理困惑的基礎上,我們進行了一些微創新。首先,無論是名師培養,還是對名師培養對象的培養,均以名師工作室為載體。其次,創新了名師的組織和資助方式。與過去那種為名師工作室配備活動經費的資助方式不同,我們把名師分為了四個群(中學成長群、小學成長群、綜合成長群、德育成長群)和13個學科組,學科組長和名師成長群的組長均由教研員擔任。從縣域教研新生態建設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設計和行動,相當于教研機構在培養名師的同時,還使教研員不知不覺中收獲了一支緊密的學科研究團隊。

        教研員在建設“萬節名課”行動中勇做“頭雁”。2021年1月,在光明區首屆基礎教育改革大會上,區委、區政府提出了“三名工程”:“十四五”時期,要建設一批名校、培養一批名師、研發一批云端名課(被稱作“萬節名課”,即“十四五”時期研發至少一萬節名課)。這其中教研員的“頭雁”行動體現在,不僅要自己研發示范性名課,還要對本學科的名課進行體系化設計,最終建成學科全覆蓋、課型多樣化、重視學科實踐性學習的名課體系。名課建設行動讓教研員永遠“手上沾滿泥土”,一直保持講示范課的“手感”。2021年5月到2022年5月的一年間,教研員們共研發了34個主題的54節名課。

        教研員在凝練辦學和教學成果方面勇當“頭雁”。我們還特別強調教研員要在創新性成果的培育方面勇當“頭雁”。除了鼓勵教研員以各級課題申報為契機、努力把行動研究注入到日常教研中,我們還建立機制,讓學科教研員和負責全區課題管理的科研員聯手培育區內高水平的成果,督促、幫助校長和教師及時凝練創新性成果。2021年下半年開始,我們從全區遴選了教師發展、學科教研、課程建設等五大類29個示范基地校,采取統一集中輔導與教研員日常教研指導相結合的培養模式,讓教研員在引領性項目中擔起“頭雁”責任。

            評價改革引領“頭雁”成長

        要使每一名教研員都有成為“頭雁”的自覺,縣域教研機構就必須進行機制建設。日常的學科教研工作,我們采用集體視導+學科主題教研+教學技能比賽相結合的方式。在每學期初,對全區的中學和小學,我們會根據學校需求和教研員調研情況做出集體視導的節奏計劃。從效果來看,集體視導對學校和教研員來說是“相互視導”,彼此促進專業發展。

        學科自主教研一般由學科教研部和教研員自主安排,體現學科特色。例如,在2022年春季學期,“藝體小幼教研部”發起了一項主題為“光明青年說”的教研活動,教研員們參與到區內學校的學科校本教研中,傾聽光明區青年教師“說”教學、“說”設計、“說”成長。

        為引領“頭雁”成長,我們還對教研員提出了“五個一”的評價要求:申請一個區級以上課題;每學期至少做一節區級以上研討課;每年寫一篇本區學科教學發展報告;每三年培養一批區級名師;每年培養一批青年教師。其中最有挑戰的是“每年寫一篇本區學科教學發展報告”。教研員要用數據分析本區學科的各項發展指標,要了解本區學科的教學改革前沿,還要了解本區學科教學改革的典型案例。這“五個一”,連同教研員定期到學校講授示范課、公開課制度,多方主體評價教研員制度,集體視導制度以及常規教研制度,構成了清晰的“頭雁”養成評價體系。

        加拿大著名教育學者邁克爾·富蘭在他的著作《變革的挑戰——學校改進的路徑和策略》中提出:“能力建設是一個集體現象……能力建設僅靠前端培訓是不夠的。人們需要在日常文化中以新的方式工作才能實現改進的目標?!苯萄袉T在雁陣的前排,和群雁一起朝著明亮的方向飛行,在飛行中創新,在創新中領航。

        (作者系廣東省深圳市光明區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中國教育報》2022年10月01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