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教師“下訂單”,研究團隊“開處方”

        發布時間:2022-05-15 作者:彭燕 來源:中國教育報

        近年來,筆者在組織教研活動時發現,很多教師在教育教學、教研工作中存在諸多困惑:如何組織區域活動且有效投放材料?園本教研工作如何開展?……而走進幼兒園觀摩研討時,也會發現一些教師的教學活動常常囿于同水平的重復,教研活動更是邁不開實質性步伐。幼兒園難以形成濃厚的教研氛圍,與缺乏專業引領的力量有關。這些難題長期難以破解,但又急需解決。

        針對問題,自2019年起,我們利用“訂單式”教研的形式,以省級課題“幼兒園建構游戲中教師觀察與指導策略的研究”為載體,通過一系列關于建構游戲的教學活動和課題研究活動,探索一種真正滿足幼兒園需求的教研模式——課題研究與“訂單式”教研的融合。

        接收“訂單”,診斷問題

        “訂單式”教研流程是從一線收集、梳理問題,再到一線調研、分析問題,最后到一線論證、解決問題。課題研究過程是發現問題—研究實踐—反思總結—成果推廣?!坝唵问健苯萄锌汕擅钊诤贤恢黝}的課題研究,旨在幫助幼兒園教師解決實際問題,增強教研的針對性。

        在實踐中,教師經常會為許多難題深感困惑,渴望有專業引領,更渴望有成長平臺。在“訂單式”教研活動的“下單”環節,教師可以把工作中的憂慮羅列出來,向教研部門遞交“教研訂單”。針對“訂單”,我們設計了教研活動申請表,包括教研主題(亟待解決的具體問題或需提供的幫助)、教研方式(教學觀摩或專家講座)、教研目標、教研團隊、教研時間等。

        教師提交的一份份“訂單”,成了教研團隊需要通過研究解決的一個個課題。接到“訂單”后,課題組主持人會組織課題組成員進行專題研討,并與相關園所討論,制定詳細精準的教研活動方案。隨后,教研團隊根據方案全程指導由“訂單”衍生出的一系列教研活動。

        第一環節,對“下單”的園所和教師精準把脈,最直接的方式便是下園診斷。如某所幼兒園提出“建構游戲中幼兒建構技巧和創造性不足”后,研究團隊就前往幼兒園觀摩“下單”教師組織的大班建構游戲“玩轉紙杯”。通過觀摩診斷,“癥狀”基本顯現:根據大班幼兒的認知發展水平,教師應著重引導幼兒探索怎樣用杯子搭高、搭穩、建構作品。但在組織游戲時,教師沒有讓幼兒充分、自由地去嘗試,導致整個游戲過程都在教師的“高控”范圍內,表面上幼兒按照既定的步驟搭建得非常熱鬧,實際上并沒有建構出幼兒真正想完成的作品。診斷出問題,接下來的環節就有了明確的方向。

        完成“訂單”,開具“處方”

        “診斷”過后的第二環節,就是針對問題,由課題組團隊開出有效的“處方”。一是面對面指導,主要形式為評課議課;二是采用同課異構的方式,由參與“診脈”的成員組織同樣主題的活動。

        “處方”中的同課異構環節,由課題組成員中的一位教師組織同樣的建構游戲“玩轉紙杯——長城”。教師充分利用幼兒已有經驗,運用多種形式進行引導。在活動中,幼兒的已有經驗很豐富,對長城的烽火臺觀察得很仔細,能準確表達出烽火臺的特點,而且對搭建“長城”興趣濃厚,能積極參與到活動中來。幼兒通過自主嘗試,運用平鋪、壘高、圍合等方法,建構出了完整有創意的作品。

        觀摩完游戲活動后,“下單”教師寫下了自己的思考:“自己以往在組織建構游戲時,缺乏對幼兒游戲行為的觀察意識,更不具備科學的指導方法,以后應多注重體現幼兒的主體地位,同時巧妙引導他們在活動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真正讓幼兒在活動中得到多元發展?!?/P>

        同課異構環節結束后,教師在研討交流過程中又拋出了新的困惑:當幼兒搭建遇到困難時,教師該立即介入還是暫緩介入?以何種方式介入?這些困惑,是教師從已有課題派生出來的新的研究方向和重點,于是又延伸出另一種活動形式——“佳座有約”。

        “訂單式”教研活動中的“訂單”內容很豐富,很值得分享。在“佳座有約”活動單元中,課題組作為一個相對固定的教研團隊,持續面向全市定期推出優秀專題講座,以“訂單”形式呈現,各幼兒園可根據實際情況按需“相約”。

        課題組以“訂單式”教研活動為載體,依托結對幫扶、送教下鄉、幼兒園教學視導等活動,組織全市各鄉鎮的幼教專干、園長、教師代表觀摩建構游戲教學活動,教研團隊針對教師在游戲活動中的觀察與指導,結合幼兒的表現,從理論層面進行梳理與提煉,使之從實踐中來又服務實踐。

        “佳座有約”活動環節的設置,本著預約在先、智慧互動的原則,在教研活動與課題研究相互融合的過程中,將教研成果與課題成果提升到理論層次,并進一步得到推廣和實施。

        延伸“訂單”,輻射成效

        每一次“訂單式”教研活動完成后,教研團隊會定期接收活動的反饋,了解活動效果,以便更好地促進課題研究與“訂單式”教研融合。

        “快樂曬單”環節,讓“訂單”效果得以體現,從而延伸“訂單”的價值。教師在“訂單”背景下形成的教學反思、活動隨感、聽課心得、教育故事等,都可以向各媒體平臺投稿,這就是“快樂曬單”。教研團隊根據投稿定期進行評比交流活動,為更多教師提供展示平臺。教師動起筆來,“我手寫我心”,教研活動延伸至基層幼兒園,帶動課題研究與特色教研深入推進。

        在一次全市的幼兒園教學觀摩活動中,一位來自偏遠鄉鎮幼兒園的教師,組織了一個大班主題建構游戲活動“美麗的幼兒園”?;顒又?,幼兒主動提出要搭建一個升旗臺,這是由幼兒自主選擇、分組、合作搭建的游戲。剛開始,一組的小A說:“我們要搭一個大一點的升旗臺!”其他人都表示同意且信心滿滿。他們選擇了大型木質積木平鋪,擺一排再往上壘高,又用同樣大的積木圍成了一個長方形,長方形的一面又架空成樓梯狀,呈三層。這時,小B掩飾不住興奮,振臂高呼“升國旗嘍”,便一腳踏上樓梯,升旗臺頓時被踩塌了。大家有點兒埋怨小B,教師在一旁也跟著感嘆了一句:“哎呀!這升旗臺有點兒不牢固呀!”小A拍了拍腦袋,大聲說:“梯子下面空的地方也要放滿,不能留洞洞,這樣才更結實?!痹谒膸酉?,其他幼兒取來了很多塊短而厚的積木,小A又指揮大家從第一層開始,先壘好基礎,再搭樓梯,最后,在升旗臺的第三層還豎起了“旗桿”。他們高興地一個個嘗試走上升旗臺,又走下來,還滿足地與升旗臺合影。

        活動結束后,執教教師欣喜地用文字記錄下了這些精彩的瞬間,并在市幼教學會的網絡平臺吐露心聲:上一次我的教學活動是一份被診斷的“訂單”,今天我要快樂地“曬單”?!凹炎屑s”里的“教師如何把握建構游戲活動中的介入時機”提醒我,當幼兒建構技能運用出現困難,或建構作品遇到重重阻力甚至發生突發狀況時,我可以選擇繼續觀察、暫緩介入。所以,在游戲活動中,我始終充當著觀察者的角色,這個“隱身”等待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無聲的推動——推動孩子們依靠自身力量,自主探究、積累經驗。

        課題研究與“訂單式”教研活動的融合,打破了基層特別是農村園教研工作的局限性和基層教師課題研究的盲目性。近年來,“訂單式”教研的重心逐漸向薄弱幼兒園傾斜,課題研究的輻射作用已滲透到各幼兒園的日常保教和教研活動中。2021年年底,一次全市范圍的調查顯示,一線教師對建構游戲中觀察指導策略的認識理解更加專業了,觀察指導游戲的能力得到了有效提升。

        (作者單位系湖南省湘鄉市教育發展中心)

        《中國教育報》2022年05月15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