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bdo>
  • <table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table>
    <xmp id="o2omo"><table id="o2omo"></table>
  • <table id="o2omo"><option id="o2omo"></option></table>
    首頁>檢索頁>當前

    

    閱讀:不斷突破認知的學習

    發布時間:2022-05-11 作者:朱永通 來源:中國教育報

    蘇格拉底曾云:“惡來自無知?!倍鴷鵁o疑是能讓人省察到自己“無知”的鏡子。從這個意義說,閱讀可以說是一種生產力,直接影響我的生命質量:努力認識自己的“無知”,并在精神鍛煉中不斷蛻變,創造自己。

        ——題記

    打磨認知世界的能力

    猶記十多年前,我與好友C坐火車去武夷山參加會議。一路上,我們談得最多的還是各自正在閱讀的書。談起他深愛的某名家的書,他從這位名家所處的時代、身世和寫作風格,到與之相關的奇聞軼事,如數家珍。除了這個名家晦澀難懂、鮮有人問津的學術書外,其余圖書只要買得到的,他都擁有且都細讀過。我聽得有點兒心虛,因為這位名家的書我幾乎沒怎么讀過,他個別選入語文教材的文章我也沒啥“好感”。出于好奇,我當即網購了幾本,但是每一本我都是讀了幾頁就讀不下去了。在我看來,這位名家的作品從文學造詣的角度看,頂多是二三流作家的水平,對我實在沒什么沖擊力和吸引力。我打電話與C交流甚久,最后的結論是,書猶人,能不能交朋友,靠的是緣分。

    這個結論當然很勉強。很多年過去了,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為何這位名家的“精神食糧”如此不合我的脾胃?直到五六年前讀了《哲學起步》(鄧曉芒/著)一書中關于“反思”的反思,我終于豁然開朗。什么是反思呢?且容我原封不動引用鄧先生的闡釋:

    從別人身上反過來看自己,把別人當作自己的鏡子。從別人身上看到自己,也就是反思自己。人的意識對物質世界的超越、對肉體的超越首先就體現在反思上。自己和別人在肉體上肯定不同,但反思、換位思考使我們意識到我們在精神上是相通的。

    只有在對對象、對他人的影響上面,我們才能夠看出自己的本質,這就是反思。對象世界就是你的一面鏡子,你的靈魂就是你發出的光,這個光在鏡子上面反射回來,你才可以在鏡子里看到自己的形象。這就是反思本來的含義。

    尤其讓我無比震撼的是對自古以來中國式“反思”的深刻剖析,鄧先生稱之為“阻斷反思的反思”:

    為什么是阻斷反思的呢?因為在反身而誠面對自己的內心的時候,內心的那個衡量標準是既定的,它不需要再反思,需要反思的只是外在的一些舉動是否符合這個既定的內心標準。

    這個標準是一面鏡子,但這種反思是顛倒的,不是把外面的世界當作自己內心世界的一面鏡子,而是把自己的內心當作一面鏡子去照外面的世界,這是非常主觀的。

    我們常聽說某人把某種主義當作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為什么不照自己?因為他覺得自己就是這種主義的化身,他自己就是評判一切外部事物的一面“照妖鏡”。即使這種外部事物就是自己做出來的行為,也不能動搖自己純潔本心的信念。

    中國人,特別是到了老年的時候,喜歡標榜“我的內心是一面鏡子”,因為經歷了這么多,所有的世態炎涼,所有人間的善惡都一清二楚,而自己的內心從未動搖過,可以對所有這些事情做出自己的評價。但自己的內心是什么呢?不知道,因為在任何情況下,只要一轉念,就可以置身事外,自己就是一個“0”,一個“無我之人”。的確如此,當你把自己的內心當作一面鏡子的時候,你自己就消失了,你就看不見自己了。

    鄧先生獨到、深刻的視角,讓我清晰看見了我之前一直看不見的問題所在:不管是這位名家的自傳式散文,還是各類游記,都看不見他粘連“血肉”的真誠思考,這使得他的文字嚴重缺乏生命呼吸的靈動。觸摸文字背后的“人”,感受他的情感和思想脈動,是我多年形成的閱讀習慣。這位名家的文字處處在寫自己,卻又“看不見自己”,這就是他的書難以在我的精神世界中扎根的根本原因。

    讀《哲學起步》時,心中的喜悅常常讓我聯想到尼采說的這句話:“逃去孤獨里吧,任強勁的風吹吧?!彼^“強勁的風”,指的就是《哲學起步》這類濃縮人類思想智慧的好書:它們總是讓你的認知在不經意間向前邁進,給予你重塑生命的無形力量——不斷反思經驗,持續打磨認知世界的角度和能力,即所謂閱讀,乃不斷突破認知的學習。

    提升享受幸福的能力

    知識的反面是無知,但閱讀不止于學習知識,而是在“求知識”的過程中有意識地訓練思辨力,并將之轉化為“求智識”的實踐,即不斷提升享受幸福的能力。

    幸福并非虛無縹緲的幻象,也不會自發產生,我深切的體會是,身心健康是獲取幸福的基本前提,而這恰恰是我們可以為之下功夫的。有了對自己的幸福負責的意識,我在閱讀中常常自然而然地融入“身心健康”的觸角,加以思考、辨析,并有意識地提取有益身心的知識,將之延伸為美好生活的一部分。

    年輕時讀《紅樓夢》,我感受更多的是對愛情的渴慕、對藝術生活的向往、對世事如棋的感慨,獲取的往往是“窒息的幸?!?。中年時讀《紅樓夢》,常常多了擴大和增強自己的幸福之覺悟。以《紅樓夢》提及茶的情節為例,在《紅樓夢》中,關于茶的詩詞聯句、品茶賞茶等話題達兩百多處,拋開高談闊論的藝術說教,單從飲茶與健康的視角切入,我便不時享受到“求智識”的美妙體驗。

    幸福不僅與身體有關,更是“現實的快樂認知”(克里斯托夫·安德烈語),是向內發展的心靈事業。疫情三年來,莫名的焦慮常常擰緊我的神經,讓我置身于幸福之外。無意之中,我讀到《給未來的記憶:河合隼雄回憶錄》,作者的回憶從童年求學、人生各個關口面臨的困境與選擇以及家人和諧互助的情感等切入,讀后真切體會到“每天都快快活活地過日子”勝過世間一切虛名浮利,這才是靠得住的幸福。

    書找書,人找人。河合隼雄接觸了榮格的心理學后意識到,心理分析是必須學會的東西,從而走上心理分析之路。我也由此開始正式閱讀榮格的作品。真是非常慶幸,人到中年之際能接觸到榮格的“個體化”理論,他在《探索心靈奧秘的現代人》中特別提出:“社會上是否有一種專為40歲左右的人開設的大學,用以告訴他們即將面臨的人生?就如同通常專為青年人準備的大學,傳授給他們有關社會、人生的一切只是那樣?不,這樣的大學是沒有的。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我們踏入了生命的下午。更糟的是,當我們踏入之時,總有個錯誤的幻想,認為我們所知道的真理與理想一定適用于這階段的人生。然而事實上,我們不可能根據生命早晨的計劃去度過生命的下午的,因為早晨看到了美好的東西,到傍晚時會變得無用。在早晨是真實的東西,到傍晚會變得虛偽?!?/P>

    針對“中年危機”,榮格明確指出人格是持續發展的,35—40歲這個中年階段是關鍵期,因為人格發展始于童年期,青春期是個體“精神誕生”期,同時這個期間青年人注重物質與事業的成功,即向外征服世界。但到了40歲左右的中年期,人格往往面臨一次新的危機。怎么辦呢?榮格開出的藥方是“具有一定的宗教情感”——向內探索,發現自己內在的神性。

    對于榮格的“藥方”,我當然不會片面全盤接收,但他的“人格是持續發展的,關鍵期在中年”的人格觀給我無限的慰藉和力量,我轉而探尋“中年幸?!薄床烊粘I钪械拿篮檬挛?,發現隱藏其間常被忽略的幸福,悄悄積蓄幸福的力量,照亮生活,享受人生。

    有了對幸福的渴求,我轉而迷上法國心理學家克里斯托夫·安德烈的《恰如其分的自尊》《記得要幸?!贰鹅o能量》等作品。與市面上流行的心靈雞湯式的積極心理學不同的是,克里斯托夫·安德烈的幸福觀是相當理性的:“人生是由幸福以及其他不開心或痛苦的時光所構筑而成的?!?/P>

    錘煉看見自己的能力

    作為學習者的閱讀,是持續突破認知的蛻變過程,恰如列寧曾這么形容車爾尼雪夫斯基的《怎么辦?》對他的影響:“它把我整個地、深深地翻耕了一遍?!弊屑毾雭?,“翻耕”過我的書還真不少:《金薔薇》《魯迅全集》和《生活的暗面:日常生活的社會學透視》……但不知為何,我至今念念不忘的仍是錢鍾書先生的《圍城》,這么多年來,幾乎每次出門,我往行李箱放的第一本書一定是《圍城》。

    錢鍾書先生一生正式出版的長篇小說就這一部,我這么偏愛它,或許正因為它無意中契合我奇怪的讀書癖好:每過一段時間,重溫舊書,追尋熟悉印象中靈光一閃的“陌生感”,從而深入挖掘自己的精神世界,錘煉看見自己的能力——人之為人的普遍經驗。

    記得有一年出差,在賓館里,我突然來了興致,背起《圍城》不足300字的自序。默誦出前兩句“在這本書里,我想寫現代中國某一部分社會、某一類人物。寫這類人,我沒忘記他們是人類,只是人類,具有無毛兩足動物的基本根性”時,心中突然被照亮了:好的文學是用美妙的語言揭示人類的共性,即人之為人的普遍經驗。它的智慧就像一面鏡子,映照出現實世界的復雜、無奈和荒誕,以及沉浮其間的人之普遍人性。

    在書中,人之為人的普遍經驗隱含在愛情、婚姻和教育這三條糾纏不清的線索之中。

    普遍經驗一:愛情是什么。這是千古謎題,作者無意去破解,只是把個人的些許見解隱藏在一些不起眼的敘事中,比如第一章分別寫到蘇文紈和鮑小姐對方鴻漸的“眼緣”,旁敲側擊點出:偉大的愛情似乎可以超越一切,但面包是萬萬不可超越的!每每讀到書中那些細節時,我總忍不住想起魯迅先生的《傷逝》那夭折于殘酷現實的愛情,耳畔不時響起先生在《墳》中深刻的“譏誚”:“凡承認飯需錢買,而以說錢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總還有魚肉沒有消化完,須得餓他一天之后,再來聽他發議論?!睕]錯,愛情總是伴隨俗里俗氣的一面——需要物質的支持和滋養。

    普遍經驗二:婚姻是什么。這也是亙古難題,作者也巧妙避開,不做鴻篇大論,只是借書中人物的對話精準地戳痛一下讀者的神經:

    褚慎明說羅素引一句英國古話,說結婚仿佛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了局。

    蘇文紈則引法國一句話,說結婚像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沖進去,城里的人想逃出來。

    結合這段對話,再聯系方鴻漸的戀愛、婚姻的故事,你還會輕巧地說,婚姻是愛情回家的路?

    普遍經驗三:教育是什么。我常跟好友開玩笑,有時候我是把《圍城》當作半部民國高等教育史來讀的。

    《圍城》之所以常讀常新,不因時代變化而“落后”了,是因為每個讀者都可從中依稀看見自己的影子,觸碰到普遍人性的脆弱、溫暖和痛楚,從而更好地認識自己,認識歷史,認識時代。

    (作者系出版人、教育閱讀推廣者)

    《中國教育報》2022年05月11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一级aa免费毛片高潮,一级aaa全黄毛片免费,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
    <bdo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bdo>
  • <table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table>
    <xmp id="o2omo"><table id="o2omo"></table>
  • <table id="o2omo"><option id="o2omo"></optio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