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財政投入需一體化有質量可持續

        發布時間:2022-01-22 作者:王海英 徐瑩瑩 來源:中國教育報

        “學前提升計劃”專家談


        教育經費是學前教育發展的物質基礎。建立科學合理的經費投入與成本分擔機制,是完善學前教育保障機制、實現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的關鍵。近年來,學前教育經費投入總量、生均教育經費水平、財政性教育經費占比等均有大幅提升。但是,學前教育經費投入的質量導向和公平意識仍顯不足,不同辦園體制普惠園的教育質量和財政投入存在較大差異。


        《“十四五”學前教育發展提升行動計劃》將提升學前教育公共服務水平、保教質量全面提高、保障學前教育可持續發展作為主要任務,這對學前教育經費投入與成本分擔機制提出了新挑戰,其中最關鍵的是財政投入如何突破辦園體制限制,保障幼兒接受公平有質量的普惠性學前教育。


        宏觀層面,要厘清政府對普惠園財政投入的責任邊界。近年來,強化政府對學前教育事業的財政投入責任已成為社會共識,但財政投入應對誰負責任、負多少責任卻一直存在爭議。公共財政是利用社會資金滿足社會公共需要的工具,公共財政的投入方向和投入規模與公共物品的屬性密切相關。普惠園是構建普惠性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的載體,公辦園、公辦性質園、普惠性民辦園均承擔提供學前教育公共服務的社會責任。政府的財政投入不能因學前教育機構舉辦主體、學前教育公共服務生產方式的不同,給予差別化對待,而應在確保公辦園在園幼兒占比達到50%的基礎上,突破辦園體制限制,對不同辦園體制普惠園一視同仁。


        2012年開始,“學前教育資助”被列為政府基本公共服務項目,2019年再次明確普惠性學前教育資助為基本公共服務,并規定中央和地方政府對學前教育資助的責任,這意味著該項公共服務已納入政府“責任清單”,意味著可以獲得政府的財力保障和兜底責任。國內外經驗告訴我們,基本公共服務的范圍隨著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提高而不斷擴大?!笆奈濉逼陂g,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較高的地區可以積極探索將普惠性學前教育納入政府基本公共服務責任范疇,全面提升本地區學前教育保障水平。


        中觀層面,要制定普惠園財政投入標準區間。如何根據“提供普惠性服務”制定財政投入標準是中觀層面最棘手的問題,也是“十四五”期間應努力攻克的核心問題。實際上,普惠性學前教育服務是一種“有限”服務,普惠園財政投入需要有兩個限度。一是所有普惠園財政投入都必須達到的“下限”,即保障普惠園具備基本辦園條件、達到基本辦園質量的財政投入最低標準。二是任何普惠園財政投入都不能超過的“上限”,即避免辦園條件過于奢華、園所配置過高的財政投入最高標準。


        普惠園財政投入標準應該是由“下限”和“上限”、最低標準和最高標準組成的一種標準區間。省級政府根據全省經濟發展水平、政府財政能力和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基礎,統籌制定省域范圍內普惠園財政投入標準區間,為市、縣政府提供政策依據。市級政府結合本市實際可適當提高標準,但不能降低標準??h級政府以省市相關標準為基礎,結合本地實際最終確定縣域范圍內普惠園財政投入的標準區間。


        普惠園財政投入標準應充分體現質量導向,從而引導普惠園提升質量??h級政府通過示范學校法或資源成本法測算不同質量等級的普惠園辦園成本,在財政投入的標準區間內根據普惠園辦園質量給予財政獎勵,園所質量越高、辦園成本越高,財政投入標準也隨之提高。最后,縣級政府根據不同質量普惠園辦園成本和財政投入標準,核定普惠園收費標準,實現同等辦園質量的普惠園教育經費、財政投入、保教收費基本一致。


        微觀層面,要建立有質量保障的普惠園教師薪酬標準。教師薪酬待遇是影響教育質量的重要因素。目前,公辦園、公辦性質園、普惠性民辦園的生均公用經費、基本建設費差別不大,人員經費卻存在較大差異,專任教師的薪酬待遇差別最大。為確保普惠園質量提升,地方政府應制定科學合理的普惠園教師薪酬標準,將教師薪酬標準與教師質量、園所教育質量掛鉤,從根本上扭轉不同辦園體制普惠園教師薪酬待遇差別巨大這一現狀。依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學前教師薪酬標準制定的相關經驗,可參照義務教育階段教師或受過同等教育的全職工作者工資水平確定普惠園教師待遇。地方政府除了制定普惠園教師薪酬標準,還應通過多種方式保障和監督普惠園執行相應標準。從地方政府的已有探索來看,行之有效的措施有兩個,一是將普惠園教師薪酬待遇保障作為幼兒園年檢和財務審計的基本內容,二是將普惠園教師薪酬待遇作為政府財政投入的前置性條件。


        學前教育經費投入和成本分擔機制是一個有機系統,這個系統的良性運作,需要有質量保障的成本支出與“財政投入+家庭分擔”之間的基本平衡、不同辦園體制普惠園經費投入的基本均衡。


        (作者單位系南京師范大學學前教育政策研究中心)

        《中國教育報》2022年01月23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