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閱讀,朝真理而去

        ——我的2021年度讀書報告

        發布時間:2021-12-08 作者:凌宗偉 來源:中國教育報

        如何才能從許多看似正確的道理中澄明自己的教育認知?閱讀,沉下來閱讀一點兒經典之作,并時刻保持懷疑態度,用自己的個人知識去辨別、去篩選,不失為一條可選之道。

        封面·年終專稿

        有怎樣的教學理解,就有怎樣的教學行為。一個教師的教學理解總是與個人知識分不開的,要促進對教育教學問題的理解和認識,增強對那些看似有道的言辭的辨別力,就要不斷豐富自己的個人知識。我以為一個有效的途徑就是堅持閱讀,讀點兒有關教育教學專業知識(尤其是教育史)的專著,如有可能,還要讀點兒哲學、社會學、人類學、認知心理學、腦神經科學、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書籍。

        每個人的閱讀是與自己的關注點密不可分的。我這些年主要的關注點是教學設計與教學評價,2021年自然同往年一樣,讀了不少有關教學設計與評價方面的書。譬如《追求理解的教學設計(第二版)》《設計與編寫教學目標(第八版)》《為了更好的學習:教育評價的國際新視野》《基于標準的教學設計:理論、實踐與案例》《從有效教學走向卓越教學》《怎樣進行語文教育研究》《中學英語閱讀教學設計與實踐教程》……此外還有《黃金時代》《教育究竟是什么?100位思想家論教育》《教育的情調》《課程與知識的專門化:教育社會學研究》《簡單的邏輯學》《說理》《愛智統一:“好教育”的精神法則》《怎么做課題研究:給教師的40個教育科研建議》《健康的心理源泉》等。加上一些瀏覽的,或者翻翻、聽聽的,這一年加起來大概讀了200多本,這當中有一些過去幾年讀過,但還是會經常拿出來翻翻的,眼下正在讀的是《教育公平:基于學生視角的國際比較研究》。

        閱讀, 幫助自己澄明教育教學的各種“道理”

        在我看來,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講道理”的過程,要將這樣那樣的道理“講”清楚,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我們得讀幾本類似陳嘉映先生《說理》的書。

        讀劉慶昌在《愛智統一:“好教育”的精神法則》中所說:“教育哲學家一定會特別關注教育是一種‘做’、一種由人類一般行為在一定精神原則支配下構成的‘行動’,他們一定愿意明晰地告知眾人,教育者在‘做’什么,以及因‘做’了什么才能成為教育者?!弊屛蚁氲搅汗庖壬凇秷D解倫理學》中的“不講道德的人未必沒有道德,講道德的人也未必有道德?!薄俺3Vv道德的人很可能沒有道德?!庇谑窍氲揭恍┟麕焸儗懺跁?、喊在嘴上的“沒有愛就沒有教育”的箴言的虛空與夸飾。從社會學意義上講,一個教師對學生的愛,不過是一種天性而異,如果用來炫耀,那么他的所謂愛就值得懷疑了。從教育學意義上看,教育之愛,至少不應該是溺愛,也不是不分對錯的一味的愛,也就是說,當一個教師一味地大談“沒有愛就沒有教育”的時候,最好看看他是如何理解教育之愛的,看他曬了些什么“愛”,這些“愛”該不該曬……

        讀《教育的情調》,不僅讓我想到“情境教育”理論應該屬于教育現象學的范疇,而非簡單的“情景預設”,更讓我想到人們耳熟能詳的“兒童立場”:有多少時候,自己的“兒童立場”是兒童們真實的立場?如果我們真的領會了“兒童立場”的精髓,或許我們的教育行為就會時時刻刻以“一種積極的、正面的方式去體驗學校這一時空性的、有形的實體給自己的感受?!倍粫猿扇艘暯堑摹皟和觥比タ创齼和?。

        讀一讀《簡單的邏輯學》《做自己是最深刻的反叛》,憑直覺就可以發現當下諸如“不主張教師專業成長”“高考不過是考試,填志愿才是人生”之類的言辭并不是真正在講道理。

        在今天這個普遍存在的碎片化閱讀的時代,如何才能從許多看似正確的道理中澄明自己的教育認知?閱讀,沉下來閱讀一點兒經典之作,并時刻保持懷疑態度,用自己的個人知識去辨別、去篩選,不失為一條可選之道。

        閱讀, 幫助自己將道理“講”清楚

        陳嘉映先生在《說理》中說,“哲學通過說理達乎道”,“哲學的突出特點在于它關乎說理”。我以為,教育教學的過程,一定程度上說就是“講”道理的過程。教育哲學家們往往認為獲得知識是一件困難的事,因為獲取知識的過程中必然遭遇種種額外因素的介入。作為幫助學生獲取知識的教師,必須學會將道理講清楚,而要講清楚,自己就要想明白,想不明白,可以讀書,讀那些經典之作。因為這些經典之作可以不斷地提醒我們,教育是一件困難的事、復雜的事,我們不能將教育教學的問題作簡單化的處理。如何理解經典?卡爾維諾在《什么是經典》中有這樣一個詮釋:“經典是那些你經常聽人家說‘我正在重讀……’而不是‘我正在讀……’的書?!?/P>

        在許多人眼里,我就是一個只知道追問其他人的教育言論與行為的主兒,卻很少有人知道,我的這些追問更多的是從自己出發的,既有對他者的審視,更有“扒”自己的目的:如何才能保持時刻提醒自己謹言慎行,如何將自己的理解想明白、說清楚,如何在想明白、說清楚的前提下,自己首先做到位,然后幫助他人想清楚、想明白、做到位,進而說清楚。當我讀到《說理》中“什么道理,初說起來,都像是可以成個道理,稍加追究,卻難免生出疑問,需要進一步澄清”的觀點時,想到我兩三年前在給一些區域與學校的教學提出“目標導向,任務驅動,尊重差異,當堂進階”的教學改善建議沒有得到很好的行為轉化的問題做了自我批判:盡管“目標導向,任務驅動,尊重差異,當堂進階”的道理在那里,也是符合教學原理的,但這16個字,更多的只是我的教學經驗與教學理論知識閱讀基礎上形成的默會知識,雖然我也用這16個字表達出來了,但對不具備這默會知識的教師而言,則需要比較具體而完善的說明。

        今年,我在主持廈門市海滄區發展中學校專家助力部分的工作中,就一再同團隊成員強調:要以幫助教師更為完善,或者說更為深入地理解“目標導向,任務驅動,尊重差異,當堂進階”的道理,尤其是在如何由觀念轉化為實際的教學行為方面,致力于看得到的成效而努力為重點。教學指導中,一定要跟教師們強調,教學目標不僅要可操作、可評價,還應該可分解,分解成一個個具體的學習任務,而這些學習任務,對不同學習起點的學生而言不僅有部分是可以達成的,同時也有部分是有挑戰性的,只要有勇氣、有毅力,能在完成前面任務的基礎上總結經驗吸取教訓,通過自己或者同儕互助是可以“跳一跳摘到桃子”的,如此,他們在完成基礎性任務的基礎上,又完成某一項具有挑戰性的學習任務,就會堅定學習的信念,去完成更多的挑戰性任務。而要幫助學生當堂進階,關鍵在充分的預設——教學目標與學習任務的設計,從不同類型學生的認知起點出發的設計。其背后更多的是教師對“因材施教”的教學原則的理解,也是“學生立場”的教學信念使然,還有“教學評合一”的追求。

        要使教師能夠理解這16個字,并且還能將其轉化為具體的教學行為,在表述和示范的時候就要朝戴震所說的“視如有物”去努力。正因為這樣不斷地自我審視,不斷地完善表述與示范教學,更因為有對具體教師的針對性指導,這16個字才慢慢地在項目學校得到認同,并初步找到了他們各自實踐的路徑。

        閱讀, 為教育教學研究找尋理據

        我一直認為,一個具備專業精神的教師在某種程度上講就是研究者,因為教學即研究,好的教學一定是在研究課程標準、教材、學生的基礎上確定恰當的教學目標,結合具體場景選擇依據一定的策略,選擇合適的方法相機實施的。優秀的教師發表的教育教學言論,尤其是教學主張之類的陳述,一定是在相關的教育科學理論指導下,經過具體的教學實踐檢驗的基礎上反復論證得出的,在表達或者發表時是會認真推敲的。

        謝錫金先生說:“中國語文教育與語文不同,主要是研究人的科學。很多時候,針對中國語文教育的理論及實踐的方法,每個學者有不同的觀點和看法,甚至產生很多爭論,無法確定誰是誰非。有時一些理論無法用到實踐中去,甚至提出理論的人自己重做,都不能得到同樣的結果。有些觀點太隨意,太強調頓悟。事實上,唯有通過科學的方法和研究,才能夠不論做什么,什么時候做,都得到一致的結果和結論?!?/P>

        無論什么研究,總是為找到可靠的知識。無論在怎樣的價值觀主導下的研究,一般都有這樣幾種假設:經驗論,經驗論認為人類的知識來自人的感官,否定有任何先于經驗的觀念。我以為“語文為王”“不讀書的孩子是潛在的差生”之類的論斷就是如此。實證論,“實證論以可以觀察的經驗事實為基礎,以邏輯方法推理,以自然科學的方法保證如何從經驗和推理產生可靠的知識,否定任何無法根據經驗驗證的論述”。我之所以認為“語文為王”“不讀書的孩子是潛在的差生”這類論斷不靠譜,就是因為它們不合邏輯。解釋論,“解釋論者雖然同意知識必須以經驗事實為起點,但認為自然科學的原理不適用于研究人類”,社會科學研究更關注“為什么”。為什么他們會得出“語文為王”“不讀書的孩子是潛在的差生”的結論,就是我一直想搞明白的問題。主觀論,“強調人類擁有先于經驗中的概念,認為通過內省的方法,可以把握這些先于實施的知識”,研究人員必須有信心找到這些知識。比如,我們總有自己對教學問題的理解,但是這理解是不是可靠的知識,則需要花氣力去驗證。

        今年11月,應華東師范大學北京分社大夏書系與超星平臺合作的“一周一書”欄目邀請,對余文森老師的《從有效教學走向卓越教學》一書作介紹的時候,我就建議同行們探討一下余老師在書中關于教學主張的闡述的章節以及他所列舉的“語用語文”“文化語文”“感性語文”“漢字文化導向的識(字)教學”“有思想的數學”“智慧數學”等教學主張,與余老師對教學主張的一些陳述如“教學主張是名師的教學思想、教學信念”之間有沒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我之所以提出這樣的建議,就是希望同行們的教育閱讀,要秉持審慎的立場,以研究者的視角去讀。更希望有志于教學研究的教師們在研究中,盡可能多地讀點兒相關的理論著作,掌握一點兒基本的研究方法,提醒自己自覺遵循一定的研究方法,力戒先入為主、單一思維,力求從不同的視角去審視自己和他人的觀點與表述。防止誤導同行,也防備被同行誤導。我在跟教師們分享教師作為研究者的話題時,還向他們推薦了《教師行動研究指南》《教育研究方法》《從實踐到文本:中小學教師科研寫作方法導論》以及《社會研究方法(第十一版)》《研究是一門藝術》等。

        (作者系江蘇省中學語文特級教師)

        《中國教育報》2021年12月08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