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bdo>
  • <table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table>
    <xmp id="o2omo"><table id="o2omo"></table>
  • <table id="o2omo"><option id="o2omo"></option></table>
    首頁>檢索頁>當前

    課改研究院

    用課程的力量推動“整本書閱讀”

    ——訪北京教育學院教授吳欣歆

    發布時間:2021-02-01 作者:本報記者 康 麗 來源:中國教師報

    伴隨著新修訂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中增加“整本書閱讀”的要求,高中語文教學逐漸在“整本書閱讀”上下功夫,但要真正落地成為常態,還有很多待解的問題。本報專訪“整本書閱讀”倡導者、北京教育學院教授吳欣歆,探討如何更好地推動“整本書閱讀”。

    ——————————————————————

    “整本書閱讀”如何真正落地

    中國教師報:2017年9月,教育部頒布了新修訂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最大的亮點是明確寫進了“整本書閱讀”,但一些教師認為“整本書閱讀的想法很好,但真正落地卻很難”,對此您怎么看?

    吳欣歆:過去,我們習慣了單篇課文教學,但現在整本書在體量、架構上都比單篇課文更為多元復雜。無論是內容還是課時的安排,都對教師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

    首先是課時的安排。整本書閱讀沒有具體列出課內和課外的時間,一般是80%的閱讀時間安排在課外,20%的時間需要在課上完成?,F在高中語文教材將費孝通的《鄉土中國》和曹雪芹的《紅樓夢》作為“整本書閱讀”的書目,分別給了9個課時。假如我們用9課時去講《鄉土中國》或許還有可能,但是要用9課時去講《紅樓夢》難度就非常大。

    然后是內容的安排。在語文課時量沒有總體增加的情況下,因為要讀“整本書”,內容體量實際上是大大增加了。一本書恐怕要比以前一個學期的課文閱讀量還要大。

    最后從學校的角度來說,需要考慮設計什么樣的課程架構,保證“整本書閱讀”落地。

    中國教師報:您是“整本書閱讀”的倡導者,在您看來,如何將這個難點落地?具體策略是什么?

    吳欣歆:要解決“整本書閱讀”落地的難點,首先要分清楚它的教學價值是什么,我們把整本書閱讀的教學價值分為語文知識積累、語文閱讀能力提升、語文閱讀策略建構、學生精神成長四個維度。以閱讀策略建構為例,國際上有一些通用的閱讀策略,如提問、預測、圖像化、連接策略等,每本書都可以運用不同的策略,比如用內容重構策略讀《水滸傳》是非常理想的,但要去讀《三國演義》恐怕就不像讀《水滸傳》那么得心應手,所以通過整本書閱讀可以建構起我們的閱讀策略。

    借助這四個維度,我們可以分析出不同書目的文學價值、教學價值,對學生發展的價值,可以知道整本書要在最短的時間里向學生傳遞的關鍵信息是什么,解決教學內容如何選擇和組織的問題。

    如何破解課時這個難點,在整本書閱讀的全過程指導里,我們一般將其分成5個環節:選書、預熱、通讀、研讀、展示。學生能解決的問題盡量自主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才放到課堂上完成,同時每一個環節都可以多設計課下展示交流的活動,以此破解課時比例分配的問題。

    針對學校如何解決課程設計的問題,我建議學校不妨開展品牌化的閱讀活動,每所學校都可以有一套自己的校本書單,大家共讀一套書,高年級與低年級學生就會有交流、分享的愿望,形成讀書品牌的傳承,這也是我期待的校園讀書的理想狀態。

    說到落地的具體策略,我覺得需要有一個反思型實踐者的自覺,不斷通過實踐去尋找合理的方案,假如我們認為這件事是對的,有愿望讓它去落地,就總會找到方法,越是困難的可能越是學生需要的。

    中國教師報:您剛剛提到反思性實踐,在這幾年中有沒有您在實踐中調整的案例?

    吳欣歆:我是2007年開始做整本書閱讀,當時提出了三種課型:推薦導讀課、過程指導課和成果展示課,并且找了幾所學校去實踐。但在實踐中我們發現,不能人為地對學生的閱讀過程進行切割。比如推薦導讀課,學生自己都開始進入文本了,教師還在推薦導讀顯然不合適;比如成果展示課,展示應該體現在閱讀各個階段,而不是非要放在最后一個階段……實踐告訴我們,教師的閱讀引導和幫助應該真正基于學生,圍繞學生的需求來設計。

    除了選書、預讀、通讀、研讀、展示的全過程指導,我們也提倡混合式閱讀,把大量的閱讀指導內容、方法都用在線課程的方式去呈現,學生自己打卡、“曬”成果,教師也可以抽取學生數據,并根據這些數據生成教學資源,這樣就形成了一個比較好的循環。目前,這兩種模式是我們覺得推進“整本書閱讀”比較成熟的模式。

    “整本書閱讀”是否應該課程化

    中國教師報:在語文界,針對“整本書閱讀是否課程化”也有一些爭議,您對此怎么看?

    吳欣歆:任何時代的教育都是有選擇性的,我們不可能把人類共通的知識全教給學生,而是選擇非常有典型、有價值的內容給他。假如沒有課程化的引領,就沒有辦法幫助學生在集體閱讀的過程中更好地形成閱讀習慣。而對于學生來說,錯過了這個關鍵階段就不會再有機會了。

    之所以會有爭議,就是因為本來人就應該讀書,但面對現實,如果不用課程的力量去推動,整本書閱讀的質量就會降低。所以,目前我們要用課程化的形式引領學生的需要,培育閱讀人群。

    中國教師報:您曾經說過,開展“整本書閱讀”應處理好自主閱讀與教師指導的關系,能否為一線教師支招,為他們提供開展“整本書閱讀”的小支架?

    吳欣歆:設想一下,一個良好的自主閱讀應該什么樣。孩子認為閱讀應該是每天都要發生的一件事,對于讀物是有選擇的,他們在閱讀的過程當中能夠有興趣而且有收獲,從中收獲知識、能力、策略、精神等。

    如果教師去指導學生閱讀,自己首先要成為一個高質量自主閱讀的示范者和引領者。如果學生看到自己的老師沒有自主閱讀的習慣,怎么會愛上讀書?當然,這里所說的引導者不能只是語文教師,還應該是數學教師、英語教師……只有所有的教師都愛閱讀,才能衍生出更多的學生、更多的家庭來閱讀。

    教師要為學生的自主閱讀制定一個指導方案,我們通常會分成三個層次,對閱讀習慣比較好的學生,可以提供一個自主閱讀規劃表;對沒有良好閱讀習慣的學生,可以設定一些貫通性任務。比如讀《西游記》,先給學生一張取經地圖,請他們把取經經過的33個地方先圈一下,圈的過程他們就把《西游記》大概翻了一遍;還有一種是階段性任務,介于兩者之間,教師可以給學生一個學習任務,讓他們讀《西游記》的幾個章節,建立一個關聯,讀出整體感。

    這就是高質量的自主閱讀,只有學生的自主閱讀也不行,教師在學生自主閱讀的過程中要陪伴,要關注,要能夠看到自主閱讀的問題在哪里,幫助學生用閱讀的方式去解決。這種高質量有思維含量的閱讀,才會讓學生有比較強烈的閱讀成就感和收獲。

    中國教師報:在互聯網時代,面對快手、抖音這種碎片化閱讀的誘惑,如何因勢利導利用好電子產品,激發學生閱讀整本書的興趣?

    吳欣歆:現代兒童是互聯網的原住民,在這樣的背景下,那些碎片化資源利用好了也能激發學生閱讀整本書的興趣。

    以《西游記》為例,我們主導開發了《西游記》高效閱讀工具包,主要解決學生在大部頭名著閱讀上“讀不完、讀不懂、讀不深”的問題。通過《西游記》取經地圖讓學生快速建立對取經時空的整體概念,可謂“一覽無余”;然后聚焦《西游記》中的關鍵問題,制訂以3天或10天為單位跳讀重要章回的計劃,讓學生閱讀“事半功倍”,快速實現對《西游記》最重要精神養分的吸收。為了鼓勵家長,設置“家長錦囊”幫家長在3分鐘之內獲得最主要的認識,然后提供有梯度的問題清單,幫家長實現與孩子高質量的對話,讓孩子能夠理解文本的含義。

    我們還可以利用這些碎片化內容設計閱讀排行榜,閱讀成果展覽,激發學生閱讀的積極性,把碎片化資源從娛樂媒體轉化為學術媒體,這樣學生可以在學術媒體的引領下獲得更多的東西。

    “整本書閱讀”書單如何確定

    中國教師報:除了課程標準規定的書單,我們注意到,許多學校、教師都會給學生準備書單,但每個人對閱讀、對經典的認知是不一樣的,有些經典當下學生未必能接受,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吳欣歆:每一個學生最需要的是哪一類書,這是非常個性化的事情。假如要給學生提供一個共性的書單,我們要討論學生在目前這個階段最需要的是什么。因為學生的閱讀時間是非常有限的,我們要把學生有限的時間用在刀刃上,能夠讓他們真正受到啟發。

    在書單的選擇上,我覺得學生需要關注文學、歷史、哲學、科學、藝術這5類書,然后體現出“閱讀進階”。比如小學五年級學生可以讀讀李長之《孔子的故事》,到了七年級可以啃下楊伯峻的《論語譯注》,到了高中階段可以試著讀完《論語》全本。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可能會去讀錢穆的《論語新解》、李零的《喪家狗》、南懷瑾的《論語別裁》,慢慢形成對論語專題的認識。這是學生閱讀的發展變化歷程。他們的這種愿望是要有起點的,但是只有起點沒有終點也不行,只有起點沒有更高的點也不行,他們得一點點往上走。

    在書目的選擇上,我建議:一要關注適應性;二要關注優質,版本一定要優質;三要關注境界。

    中國教師報:推進“整本書閱讀”是一個整體工程,如何推進家長、學校的聯動,有什么好的建議?

    吳欣歆:我覺得“整本書閱讀”最主要的責任在家庭,學生80%的自主閱讀時間是在家庭發生的,家長應該多跟孩子聊一聊書,而且不需要從文學專業的角度去聊,如果能從自我認知的角度去聊,也是一個很好的過程。

    家校聯動最主要的力量在家長。家庭是最應該成為圖書館的地方,這里的“圖書館”不是物理意義上的,而是帶有精神屬性的。即便家長做不到指導孩子閱讀,有支持的態度也可以。在實踐中我們發現,小學三年級和初中八年級是非常重要的兩個分水嶺,在這兩個年齡段有許多學生成績從優轉良,這都跟他們閱讀能力的發展、閱讀速度的進階有特別密切關系,家長如果能夠意識到這一點,就會較早地發展和推動孩子閱讀能力的發展。如果家長和學校形成一個接力棒,而且接力讓孩子在閱讀方法、認知經驗上能夠更加豐富更加成熟,那就是比較理想的狀態。

    中國教師報:今年已經是課改20年,面對未來,“整本書閱讀”將會呈現怎樣一種新樣態?

    吳欣歆:現在是高中課程里有“整本書閱讀”,未來我想義務教育課程里也會有“整本書閱讀”?!罢緯喿x”是顯性的課程內容,經過很長時間的教學實踐探索,要真正轉化為人的一種素養和習慣,恐怕還有一段比較長的路要走。當然,我們期待10年之后全民熱愛閱讀,已經不需要我們在課程里專門留出一個板塊來強調這件事,閱讀已經成為學生日常的、自然的生活狀態。

    《中國教師報》2021年02月03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一级aa免费毛片高潮,一级aaa全黄毛片免费,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
    <bdo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bdo>
  • <table id="o2omo"><noscript id="o2omo"></noscript></table>
    <xmp id="o2omo"><table id="o2omo"></table>
  • <table id="o2omo"><option id="o2omo"></optio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