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真

        發布時間:2022-09-13 作者:吳兵先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真”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一份與生俱來的禮物。但隨著年齡的增長,這份禮物也會經時光消磨更顯彌足珍貴。我們都在贊揚童話故事《皇帝的新裝》里那個說真話的小孩子時,可曾想過,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是否還能保持這樣一顆純潔的心?也許當他長大后,也成了那些混跡于王公大臣中極盡華麗辭藻奉承皇帝的人。一個人如果能一生都秉持著這份“真”,也是難能可貴的。而我的導師,就是這樣一位一生秉持真誠的人。娜達麗雅·阿列克山德諾夫娜·卡爾波娃教授(Н.А.Карпова)是我在2005年赴俄羅斯國立師范大學攻讀碩士學位時的導師,她為人真誠善良,直爽坦蕩,多年來我一直心懷感激地把她珍藏在心底。

        p51.jpg

        娜達麗雅·阿列克山德諾夫娜·卡爾波娃在工作室

        記得第一次跟導師見面的時候,是俄羅斯國立師范大學一位懂中文的老師領著我和楊小樺同學去見她。她那時50多歲的樣子,有著雕塑家特有的干練形象。她正一個人在教室里做清潔,我和老楊趕緊搶下老師手上的活,打掃起教室來。但導師堅決不同意,她認真地告訴我們,這是她的國家,應該為我們準備好的教學條件,雖然俄羅斯正在經歷艱難時刻,但打掃出一個整潔的學習環境是她的職責。那幾年,俄羅斯境內偶有“恐怖事件”發生,國家經濟恢復也十分緩慢,當時去俄羅斯留學是有幾分冒險的。但俄羅斯的藝術教育體系又煥發著無限魅力,吸引著我們這樣熱愛寫實藝術的年輕人。當年全國只有兩個雕塑專業攻讀碩士學位的公派名額,我和廣州美術學院雕塑系的楊小樺老師有幸被錄取,自然十分珍惜這次機會。仿佛心靈的通感,導師發自內心的真誠,永久地刻在了我的心底。

        14年過去了,2019年再赴俄羅斯,導師已經是一位70多歲的老人了,卻依然奮戰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不過此時的教學條件好多了,學校還為她配備了信息化教具。雖然她的操作還不是非常熟練,但每天只要一有閑暇,便勤奮地坐在電腦前,填寫Excel表單,或是制作課件。

        在俄羅斯,我把她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看待, 時時牽掛,也時常去看望她。當俄羅斯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際,免疫力薄弱人群更易受到病毒攻擊,我開始擔憂起我的導師和她的丈夫,畢竟他們都是70多歲的老人了。我專程前去探望,再見面,她依然爽朗地大笑著,反過來安慰起我來:“你看我不是好好地活著嗎?我的丈夫跟我一樣健康快樂?!?/p>

        探望期間,又遇到了導師的助教謝爾蓋·布肯。第一次與他見面的時候,他有些大腹便便,看上去很壯實的樣子。腦門因為謝頂顯得異常光亮,馬尾辮卻扎得十分緊實,干凈利落地裝飾在后腦勺上。他的絡腮胡也十分濃密,但梳理得精致而整潔,雖然整體形象比較壯實,但嚴謹的作風讓我感受到了幾分類似于神職人員的肅穆感。但這次再見,他卻瘦了很多,我以為他在減肥,還稱贊他健康了。然而,隨后的聊天中,我問起他在列賓美術學院雕塑系就讀時的主管導師是誰,他卻沉靜下來說“Шевченко(舍甫琴科)”,我有些詫異,追問道,是剛去世的舍甫琴科先生嗎?他竟熱淚盈眶起來,我明白了答案。我輕輕擁著他的肩頭,寬慰起他來。一位俄羅斯壯漢,竟有如此豐富細膩的情感,我便知道他最近瘦下來的原因了……

        p52.jpg

        舍甫琴科先生在工作室

        巴威爾·舍甫琴科(О.П.Шевченко)先生是娜達麗雅·阿列克山德諾夫娜·卡爾波娃的至交,也是她在米哈伊爾·康斯坦丁諾維奇·阿尼庫申教授工作室的同門師弟,他們有著如姐弟般的情義。而舍甫琴科先生在雕塑系學生中有一個共同的稱呼,“舍甫琴科,是我的導師?!边@是讓人十分驚詫的。在列賓美術學院,新生進校后,一二年級在基礎教學部就讀,三年級時學生經過自主選擇進入某教授的工作室,這位教授便會成為學生接下來四年里跟隨的專業導師。舍甫琴科先生是基礎教學部的老師,他曾經做過院長查爾金教授的助理教授,謝爾蓋·布肯就是在這段時間就讀列賓美術學院的,他是舍甫琴科先生名副其實的學生。但大多數同學只是在一二年級就讀基礎部時上過先生的課,嚴格意義上不算專業導師,但舍甫琴科先生仿佛是個例外,我所遇到的學生全部告訴我“舍甫琴科是我的導師”。也許這是列賓美術學院對基礎教育的一種尊敬,更是所有學生對先生由衷的認可。

        我曾有幸拜訪過舍甫琴科先生。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不太健談,但很注重儀表,十分和藹。當話題打開后,他又親切暢快得很。他的工作室中滿是相互簇擁著的作品,他曾向我一件件講述他作品中蘊含的創想。他的才華,讓那間簡陋的工作室也富麗堂皇起來。那時的我,還收藏了他隨意涂畫并簽名的手稿,也算是對先生一份永久的懷念。

        先生對中國學生尤為關愛,以至于我所接觸到的中國留學生,無論是正在列賓美術學院學習的,還是早已畢業的,無一不為先生的逝去而傷懷。我在俄羅斯的ВКонтакте(俄羅斯一款社交軟件)朋友圈只有13位朋友,但當我把采訪先生的圖片放到平臺上,3天時間里居然引來575位圍觀者,致哀和轉載無數。先生雖然去世,卻在我們的心底永生。

        真,是人世間最美麗的那道虹,連接著人類最善意的情感。我有幸擁有一位一生秉持著“真”的導師娜達麗雅·阿列克山德諾夫娜·卡爾波娃教授;也有幸專訪過至真至誠、魅力無限、所有學生的心靈導師舍甫琴科先生。他們都是令人尊敬的老師。

        是以致敬人世間難能可貴的——真。(作者 吳兵先 于2019年-2021年赴俄羅斯列賓美術學院做訪問學者)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9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