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中德工匠精神培育合作路徑探究

        發布時間:2022-05-16 作者:周玉喬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摘要]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高水平對外開放和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戰略對教育對外開放提出了新要求。工匠精神作為“中國制造”由數量取勝向質量取勝轉變的精神支撐,使得正確認識其實質與內涵、探索培育工匠精神的路徑與方法,成為中國職業人才培養的重中之重。德國在培育工匠精神方面具有良好的口碑,是中國近年來學習的重要對象。在工匠精神視域下探究中德職業精神培育的合作路徑,不僅擴大了中德兩國教育領域交流合作的對象和范圍,促進了中國教育的對外開放與自主發展,也推動了“一帶一路”建設的繁榮發展。

        [關鍵詞]工匠精神;中德教育合作;教育對外開放

        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已成為新征程中的一項重點工作。教育對外開放作為我國對外開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提供了知識基礎和人才保障。實現教育高水平開放,不僅需要知識的剛性推動,更需要文化的柔性支撐。

        2020年11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勞模精神、勞動精神、工匠精神是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的生動體現,是鼓舞全黨全國各族人民風雨無阻、勇敢前進的強大精神動力。2016年至今,“工匠精神”曾五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足以證明其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上的重要一步。

        近年來,中國與德國的交流合作不斷加深,特別是在教育領域取得了顯著成果。工匠精神作為職業精神的重要內容,不僅是中國經濟走創造之路、質量之路和品牌之路的動力源泉,也是德國經濟保持持續競爭優勢的文化密碼。本文將以工匠精神培育為主題,探討中德教育合作的新路徑,為教育對外開放貢獻新思路。

        一、找準中德工匠精神內涵的契合點

        從狹義上講,工匠精神普遍被用來形容傳統工匠群體表現出的執著專注、精益求精、一絲不茍、追求卓越等優秀品德;從廣義上看,工匠精神現已被延伸至所有職業群體,泛指把工作做好的強烈意愿?;诓煌瑲v史文化背景,不同國家的工匠精神表現出一定的差異,這種差異導致了勞動者的價值偏向和生產行為,從整體上看影響了國家的現代化進程。[1]

        工匠精神在中德兩國文明發展過程中均有所體現。

        從古至今,中國工匠精神一直在追求“工藝”與“工義”的融合?!肮に嚒敝笇|量和創新的追求,“工義”看重的則是責任與道義。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的歷史長卷中隨處可見工匠精神的風姿,“巧奪天工”“匠心獨運”“技近乎道”等典故都是對這種精神的高度概括?!肮に嚒睂用?,中國工匠精神在墨家思想的影響下具有了“尚巧”和“求精”的內涵。在某種程度上,“巧”是工匠的代名詞,構成了工匠區別于其他職業群體的鮮明特征,在本質上體現了創造性思維的特質。而“精”更多地表現在工匠對精湛技藝和精密產品的追求。據《考工記》記載,戰國編鐘極其精致,可以做到“圜者中規,方者中矩,立者中懸,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繼者如附焉”。中國號稱“絲綢之國”“陶器之都”,其絲綢、陶瓷等工藝品以其精湛的技藝遠銷歐亞。這些產品的背后都凝聚著中國工匠精益求精的精神?!肮ちx”層面,中國工匠精神主要受到儒道兩家思想的影響,表現出以道馭術和以德為先的精神特質。以道馭術,是中國古代工匠大師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最大的價值以及最崇高的精神境界,他們認為“道”是不可言說而又極其出色的技巧,正所謂“有道無術,術尚可求也,有術無道,止于術”(《道德經》)。以德為先,是中國傳統工匠精神在儒家“君子不器”(《論語·為政》)思想影響下,形成的以“正德、利用、厚生”(《左傳·文公七年》)為核心的職業道德規范。以德為先的工匠精神,對中國古代工匠提出了“物勒工名”的倫理責任,即工匠在制作完成一件器物的時候,必須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器物上面,以表示對產品負責,并等待工師的檢驗,“御舟不固者,若造者工匠人員當絞殺,頭監、檢驗者等徒十二年……御車與輦等已造完畢,未成使用,及因檢驗時未視虛假,謂無傷損,行用不牢時,一律營造者匠人徒三年,小監、檢驗等徒二年”(《天盛改舊新定律令·內宮待命等頭項門》)。[2]新中國成立以來,大慶精神、“兩彈一星”精神、載人航天精神……勞動人民不斷為工匠精神注入新的內涵。

        近200年來德國的現代化道路,從外部看,是一條技術興國、制造強國的道路;從內部看,支撐這一道路的是“工匠精神”——對技術工藝的狂熱追求遠遠超越了對利潤的角逐。[3]當其他歐盟國家經濟處于衰退時,德國經濟卻能持續增長,德國前總理默克爾將之歸功于德國人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作為德國職業精神的基本價值取向,主要體現在技術技能、職業態度和職業觀念三個層面:在技術技能層面突出表現為專業精神,即在整個職業活動中掌握并運用高層次的技能、技藝和技術;職業態度層面主要表現為嚴謹認真、一絲不茍和精益求精;職業觀念層面具有職業神圣、職業平等和愛崗敬業的心理特征。從哲學層面看,德國工匠精神本質上是一種理性精神在職業道德上的延伸??档碌膶嵺`理性確立了德國文化的自律性與他律性,為職業道德提供了一種不同于宗教約束力的行動指南——內在的道德律令克服了對利益的盲目屈從,強化了信仰與責任的力量,外在的行業標準則從他律的角度進一步規范了行為。從這個角度看,工匠精神是對主體內在系統平衡的維護,幫助主體實現內在訴求與職業要求的統一。當然,德國作為一個擁有悠久基督教傳統的國家,工匠精神的形成也受到新教倫理中天職觀的影響,不過在表征上與實踐理性的要求仍是一致的。

        從哲學角度來審視,中國以“道”為目標、以“德”為標準的工匠精神,和德國強調自律與他律相結合的理性工匠精神,可以認為是關于認識論和價值論的討論,即對知識和價值關系的探討?,F代工業化社會中,知識與價值的分化成為人類文明發展的大趨勢。保持兩者之間的相對獨立性本無可厚非,但若判然將兩者分離,完全執著于對知識的追求而不知反歸于人內心的道德性,則勢必造成知識對人性的異化。一方面,失去價值基礎和導向的知識,未必能夠給人類帶來福利;另一方面,人心執著于知識技能的追求,忽略了人生之超越價值的實現,則不能讓人內在的道德生命得以充實。所以,將以道德理性的人文精神貫通于知識技能的學習,既保證道德人格的整體性,又充分承認知識技能的現實必要性,實現工匠精神中知識與價值的統一,是中德兩國在對工匠精神追求上的契合點。

        二、把握中德工匠精神培育合作的切入點

        2014年,中德兩國升級為全方位戰略伙伴關系,雙方在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多領域開展廣泛合作。中德兩國在教育領域的合作可以追溯到改革開放之初。1983年,南京市教育局與德國漢斯·賽德爾基金會合作共建了南京建筑職業技術教育中心,開啟了中國與德國在職業教育領域的合作。1994年,中德兩國政府發表《關于加強職業教育領域合作的聯合聲明》,簽署《中德職業教育倡議行動聯合公報》,2007年簽訂《職業教育與人力資源開發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2009年簽署“中德科學教育年”共同聲明,這些協定為兩國在教育領域深化合作確立了方向。[4]2019年,中國教育部與德國手工業協會、工商協會、制造業企業、應用大學與職業院校共同成立中德職業教育產教融合聯盟(Sino-German Alliance of Enterprises and Education),為雙方制造業領域人才的培養創造條件。2021年7月,教育部與德國及歐洲龍頭企業合作推出中德先進職業教育合作項目(SGAVE),培養汽車、智能制造、信息技術等領域的高素質人才,促進中德、中歐制造業的長期合作共贏。[5]

        除了技術教育領域的合作,中德雙方也十分關注在人文教育方面的交流。2014年10月1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德國出席第七屆中德經濟技術合作論壇時,將一把精巧的魯班鎖贈送給時任德國總理默克爾。[6]“魯班鎖”代表的是“中國制造”的工匠精神,而“德國制造”的精髓正是工匠精神,中國贈予德國魯班鎖寄寓著全球最大制造國與最精良制造國在職業精神培育上深度合作的含義。2021年4月22日,中德兩國教育部共同舉行視頻磋商,圍繞職業教育、高等教育、青少年交流和語言教學等議題交換了意見。雙方一致認為,之前的合作成效顯著,未來將繼續秉持互利共贏的原則,打造更多示范合作項目,推動提升中德教育合作的質量和效益,為中德全方位戰略伙伴關系的持續穩定發展注入新的活力。[7]

        聚焦工匠精神培育,中德兩國可以以跨國跨學科交流為切入點,從以下五個方面開展合作:第一,共同設立學術交流機構,聯合辦學,推進中德兩國職業文化、職業道德和工匠精神培育等領域的跨文化研究,打破文化壁壘,建立文化共識;第二,共同舉辦跨學科交流國際學術會議,鼓勵人文、社科與理工等各學科之間的合作,打破學科壁壘,探討工匠精神在不同學科維度的研究重心,比較價值層面中德教育的邏輯異同;第三,開展中德工匠精神培育標桿評選活動,挖掘并宣傳該領域優秀的理論和實踐成果;第四,發揮留學生的身份優勢,鼓勵留學生在交流期間關注工匠精神培育的問題,發揮個體的主觀能動性和創造力,思考中德工匠精神融合現實路徑;第五,鼓勵工匠精神培育與中德跨國企業管理的合作,將理論研究落地管理實踐,發揮工匠精神培育合作的實際效用。

        三、明確中德教育合作的落腳點

        30多年來,中德在教育領域的合作已取得不少成效,技術合作成果顯著,制度合作初見成效,但文化合作仍存在嫁接困難和水土不服的問題。文化合作不同于技術和制度合作,不易被觀察和直接對接。雖然透過制度可以觀察到一些文化的表征,但真正影響文化實踐效應的還是其背后潛在的基本假設。文化是各個國家內部自生的,實現有效的跨文化交流不是簡單的求同存異,而需要從形而上的角度考察文化的生成邏輯,以深層的思維、方法交流代替淺層的形式化合作。

        現階段,中德兩國在發展開放型經濟上存在諸多共識,這與二者對理性主義的深層認同有關。理性主義是德國工匠精神中潛在的基本假設,但在貫徹中則是搖擺的,內核堅持國家理性,行為卻受到公共理性的約束,在結構上表現出中和理性的特征。中和理性恰巧是中國哲學的概念,指理性與價值相統一的“合理理性”,是人的行為方式與道德價值取向的統一。中國儒家哲學所強調的中和理性是主體內外理性的統一,而德國的中和理性則是指兩種不同取向理性的統一,是形式上的中和。不過,在理性主義的指導下,中德兩國在經濟發展上都認同功能主義的主張,能夠根據現有條件進行發展定位。但是相比德國,中國經濟的理性內核在現階段仍未清晰地顯現出來,這提醒我們還需要大力推進中國工匠精神培育,加強與德國的教育合作,加速中國工匠精神的回歸。

        工匠精神作為直接影響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文化,需要根據本土的傳統文化和發展情況對習得的外來經驗進行文化轉譯和文化創新。文化創新并不僅僅指對外來文化的本土化改造,更重要的是在對國內發展需求充分了解的前提下,結合本國傳統文化的精華,通過實踐活動的反復驗證,解決內部整合和外部適應性問題。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中國展現了強大的疫情防控能力、民族凝聚力和社會抗壓能力,增強了國人對中國文化的認同,讓世界看到了中國的力量、團結、責任和擔當。2021年7月16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總工程師、新聞發言人田玉龍介紹中國疫苗生產供應情況時說,截至當年7月,中國的新冠疫苗年產能達到50億劑,較好地滿足了國內疫情防控中疫苗接種的需求,也力所能及地支援了國外的疫情防控。以工匠精神為突破口,有助于準確把握中德兩國文化、教育與經濟的交叉點,深入文化交流,深化教育合作,以德國為中心實現中歐經濟共同繁榮。

        從精神層面推進教育對外開放,最終仍需落腳于實現各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與和諧共存。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指導下,中國教育對外開放除了需要保證教育的專業性,更需要發揮文化的協同性,重視工匠精神培育,打造內生優勢,形成品牌效應,破除中國在逆全球化浪潮中的發展困境,助力經濟的高水平開放和高質量發展。當前全球疫情形勢依然嚴峻,經濟復蘇前景不明,中國堅持教育對外開放、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不僅可以為當下中國解決社會發展中出現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提供思路,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助力,還能為世界貢獻新的合作和發展模式。(作者 周玉喬 系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研究生。本文系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重大攻關項目“我國古代治國理念研究”[項目批準號:18JZD023]的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 Richard Sennett. The Craftsman[M].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2]史金波、聶鴻音、白濱譯.天盛改舊新定律令[M].法律出版社,2000.

        [3]李工真.德意志道路:現代化進程研究[M].武漢大學出版社,2005.

        [4]姜大源.中德職業教育合作30年經驗與啟示[J].職教發展研究.2020(2):2.

        [5]教育部.教育部辦公廳關于開展中德先進職業教育合作項目遴選工作的通知[EB/OL]. http://www.moe.gov.cn/srcsite/A20/s7068/202107/t20210720_545693.html?ivk_sa=1023197a. [2021-07-08](2022-04-16).

        [6]人民網.李克強贈默克爾“魯班鎖”深意何在?[EB/OL].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7/0226/c1001-29108369.html.[2017-02-26](2022-04-15).

        [7]教育部.陳寶生同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部長卡利切克舉行視頻磋商[EB/OL]. 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moe_1485/202104/t20210422_527712.html.[2021-04-22]( 2022-04-16).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5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