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抗戰時期的西遷運動與中華民族的共同抗戰

        發布時間:2022-04-15 作者:周海建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

        近代以來,由于統治者昧于世界大勢,中國曾經在列強的入侵中一次次敗下陣來,并被迫簽署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然而,面對列強的侵略和欺凌,中國人民卻從未停止過追求獨立自主和民族解放的斗爭??谷諔馉幈l后,為了應對大規模進攻,中國軍民在浴血奮戰的同時,還進行了一場包括政府官員、高校師生、工商群體等社會各界各階層在內的西遷運動。數以千萬計的中華兒女無論信仰,不分黨派,扶老攜幼,挈婦將雛,不計艱險地從經濟基礎較好的東部沿海奔赴偏遠落后的內陸地區,以圖延續中華民族復興的火種和血脈。經過這場全方位的戰略轉移,中國不僅改善了高等教育和民族工業的區域布局,有效地增強了持久抗戰的能力,更促進了各地區、各民族之間的溝通和往來,推動了整個中華民族的抗日救亡高潮。

        高校內遷與中華民族的全民抗戰

        抗日戰爭爆發后,日本侵略者為了在中國實行殖民統治,在發動軍事進攻的同時,對中國的教育和文化機關也進行了蓄意的、有組織的大規模破壞,企圖借此摧毀中華民族的文化抗戰力量,從根本上泯滅中國人民的民族意識。據部分學者統計,自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到1938年8月底,中國108所高等院校中有91所被日軍占據或損毀,其中25所被迫停止辦學。此外,還有成千上萬的中小學被迫關閉,大批中小學生失學或流亡內地。多個地區的圖書館被日軍洗劫或焚掠,僅上海一地的公共圖書館就損失圖書達29萬余冊。中國教育的現代化進程遭遇嚴重挫折,中華文化也面臨空前浩劫。

        為保存國家在文化教育方面的精英與元氣,中國東部地區的高校陸續根據政府要求或自身實際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大遷移。由于戰事頻仍,交通不便,各高校師生在遷移途中大都歷經艱險。加之戰局動蕩不安,很多高校對此準備不足,往往遷移一地之后不久就被迫再遷,甚至五遷六遷。但參與內遷的師生們并未因此而意氣消沉,反而更加堅定了抗戰到底的決心和毅力。黃鈺生、曾昭掄、聞一多等人組成的湘滇黔旅行團還一路調研考察,收集民歌和民謠,造訪沿途的少數民族村寨,增進了與地方政府和各族人民的溝通交流,學生們也借此學到了很多課堂上和書本里學不到的知識,加深了對國家和民族的認知與理解。

        輾轉遷往內地后,各高校師生努力克服困難立即開始艱苦的復學工作?;趦汝懙貐^社會經濟條件的局限性,各內遷高校積極采取了因陋就簡的辦學方針,盡可能地利用各種條件來開展教學活動。例如,西南聯大的地質地理氣象學系因地制宜地將學校附近的殘破碉堡改造成氣象臺,供學生觀察和實習使用。浙江大學的師生們也獨出心裁地利用廢信封、瓦盆等制作了育種袋、蒸發器皿等設備,以滿足教學實驗的基本需求。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下,中國的高等教育非但沒有被日本的侵略戰爭所摧毀,反而為抗日戰爭時期的國家建設培養了大批人才,中國西部地區的高等教育事業也呈現出快速發展的新氣象。

        與此同時,隨著東部地區高校的內遷,中國大后方的抗日救亡運動也開啟了空前高漲的新局面。在重慶,內遷高校的學生們在中共地下黨的領導下,組織了數次農村宣傳團,利用課余時間前往重慶周邊的縣區進行抗日宣傳,通過演出話劇、教唱抗日歌曲、發表抗日演講等方式揭露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暴行。在成都,華西壩的高校學生們組成了戰時服務團等抗日救亡團體,利用工藝品義賣、慰問抗日壯丁、張貼抗日漫畫等活動傳播抗日救國主張。在昆明,西南聯大的學生們組織成立學生話劇團、“山海云劇社”“國民劇社”等團體,陸續排演了《祖國》《塞上風云》《風雪夜歸人》等救亡劇目。其他內遷高校師生組織的抗日救亡活動更是不勝枚舉。通過這些活動,內遷高校的師生們大多開始放下知識分子的架子,融入到工人、農民、市民、士兵乃至各民族同胞中間,極大地鼓舞了他們的抗戰情緒,有效地支援了前方的抗日戰爭。

        工業內遷與中華民族的持久抗戰

        對于中華民族來說,抗日戰爭的進行,不僅僅是中日兩國軍隊在戰場上的直接交鋒,更是兩國經濟和工業實力的持續較量。然而,相較于日本而言,近代中國的經濟發展水平整體上較為落后,且地域之間極不均衡,直到抗戰前夕中國的現代工業建設仍集中在東部沿海地區,非常容易受到戰火的波及和影響。為了維系中國現代經濟的持續發展,為抗日戰爭中的中國人民提供源源不斷的物質力量,中國東部地區的民族企業和工廠自全面抗戰爆發后也陸續加入了內遷的行列。

        按照國民政府最初的遷移計劃,東部沿海地區內遷的工廠類型主要限于國營企業和機器、化學工廠中與國防軍事密切相關的民營企業,遷出地則集中在上海及其周邊地區。但是,淞滬會戰爆發后,不在國民政府遷移計劃中的很多企業也主動開始了內遷。據國民政府方面參與主持內遷的林繼庸回憶,工廠內遷在當時儼然成為一種社會風尚,“好像誰的工廠不搬遷,誰就表示對抗戰不力,被認為準備做順民、做漢奸。故一大型工廠搬了,必有十數個小型衛星工廠隨之”。在愛國熱情的驅使下,廣大工人和民族工商業者經常會冒著生命危險在炮火中強拆機器,爭取多運走一噸機件、一臺設備。此后,江蘇、浙江、河南、山東、福建等地的一些民營工廠也陸續遷往內地,極大地充實了大后方抗戰的國民經濟基礎。

        在內遷企業的推動下,中國西部地區的工業化水平取得了很大提升。四川、湖南、廣西、陜西、云南等內遷企業較多的省份,更是逐漸發展成為當時中國的新興工業區。經過他們與內地軍民的共同努力,很多以往缺乏工業基礎的邊遠地區,如西康的會理、西昌,甘肅的玉門、永登,云南的會澤、巧家等,也相繼建立起較為現代化的工礦業,為中國人民的全民族抗戰提供了有力的補給。

        伴隨著西部地區工業化的崛起,中國的民族工業也迎來了嶄新的發展契機??箲鸨l前,中國的民族工商業由于受到不平等條約體系的束縛,面對在華外資的壓倒式競爭往往顯得力不從心??箲鸢l生后,國外工業器材的來源逐漸斷絕,在華外資工廠的威脅也日趨減弱。于是,中國大后方的民族工商業得以勃然興起,在填補中國戰時需要的同時,也引發了近代中國工業結構的轉變。此外,東部地區的工業內遷還為西部地區帶來了大批的熟練工人和技術人員。他們與所在地區的各族民眾相互交流、共同合作,不僅促進了當地的經濟建設和資源開發,也為各地區鍛煉和積累了許多技術人才,從而也就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和中國民族工業的繼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西遷運動與中華民族的文化交融

        抗日戰爭是一場關系到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軍事戰爭,也是一次影響到中華文化存亡續絕的文化之戰。自晚清以來,西方列強倚仗堅船利炮之勢洞開了中國的門戶,以歐風美雨為代表的西方文化隨之席卷中國社會。到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思想界甚至引發了“全盤西化”“充分的世界化”與中國本位文化的激烈論爭,日本則借機利用文化滲透和殖民話語輸出來擴大其在華影響力,中國本土文化的傳承遭遇嚴重的挑戰和沖擊。不過,在抗日戰爭爆發后,中國的知識群體開始高度重視文化的民族性,而西遷運動的進行則更加促進了中國各民族文化的溝通與交流,推動了以中華民族為主體的文化繁榮。

        與五四運動后頗為流行的尊西抑中思潮不同,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知識界更為注重發掘本土文化的生機與活力。在西遷過程中,中國的知識分子們盡管一路頂風冒雨、顛沛流離,仍絲毫不忘自己所肩負的抗戰使命。著名戲劇家田漢在轉道湖南時,就與歐陽予倩、葛一虹、龔嘯嵐、任光等湘籍名流共同合作發起了對湘劇的改良。他們通過創新劇目,改良唱腔,使得傳統劇目與現代生活結合起來,對抗日救亡宣傳作出了重要貢獻。完成西遷后,中國的文化工作者則組成了工作隊、宣傳隊、話劇團、漫畫隊、服務隊等抗日救亡團體,深入后方的街頭巷尾和邊遠地區的廣大農村,演劇、出墻報、貼宣傳畫、教唱歌,啟發各民族群眾的覺悟,不僅為中國的抗日戰爭積蓄了深厚的民眾基礎,也推動了中華文化創作內容與創作方式的重大轉變,催生了一系列如《黃河大合唱》這樣的經典作品。

        除文藝創作外,中國的邊疆民族教育和學術研究也在西遷群體和當地民眾的共同推動下取得了重要進展。這一時期,在國民政府教育部等機構的支持下,內遷的知識群體組織了西南邊疆教育考察團、大學生邊疆服務團等邊疆調研團體,在四川、云南、貴州、廣西等地的少數民族聚居地和邊境地區展開深入的實地調查,獲得了大量的一手資料,為當時的邊疆教育發展提供了不少參考。學術研究方面,在內遷高校的引領下,各學校師生和文化團體以協助推進邊疆建設為目的,對西部地區的民族語言、風俗習慣、社會經濟、地理環境等進行了大量考察,收集了豐富的文獻和實物資料,并且發表了一系列有關邊疆、民族問題的研究型論著。與此同時,西遷的知識群體還利用自身的文化專長,向大后方的各民族群眾普及科學、教育、醫藥、衛生等多方面的知識,提高了大后方的整體文化素質。

        此外,這一時期的西遷運動還使得中國各地區的人民增加了彼此接觸、相互影響的機會。據曾昭掄記述,到抗戰中后期,在四川西昌的大興場,街市上的漢人基本能說一口很好的倮夷話,到那里趕街的大多數夷人的漢語也說得不錯。他們彼此尊重,相互了解,毫不欺生,而且非??思?。在大后方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彝族、白族、回族、傣族、藏族等各族民眾更是充分發揮地域優勢,積極參與各項工程的勘探和搶修。其中的一些民眾還與外來的漢族技工締結婚姻關系并組建家庭,譜寫了民族團結的一段段佳話。

        總體而言,經過抗戰時期的西遷運動,中華民族的民族意識和民族認同感得到了空前加強??陀^上來看,以沿海地區的工業和高等院校內遷為代表的社會經濟文化重心轉移,對扭轉中國近代化過程中的地域不平衡狀態起到了很好的助推作用。各民族人民秉持團結御侮的強烈愿望,在大后方創造性地實踐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對中華民族的融合與凝聚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也構成了近代中華民族發展史上的重要篇章。

        (作者周海建,系中央民族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講師)(《中國民族教育》2022年第4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