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寫給圣彼得堡的情詩

        發布時間:2022-02-11 作者:趙江民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雜志

        在圣彼得堡的大地上,春天總是像個待嫁的姑娘,羞羞答答地姍姍來遲;盛夏在經歷了一陣樹木的郁郁蔥蔥后也隨之褪去了誘人的色彩;冬天一片粉妝玉砌,仿佛一切都被時光定格。但是,對圣彼得堡的記憶不得不從秋天說起,因為我是在秋天背井離鄉,不遠千里,滿懷好奇與憧憬,又夾雜著一絲忐忑,來到了這座城市,至今已兩年有余……

        秋日的夕陽和往常一樣,在西天的盡頭,有一絲不情愿地嫁給了黃昏那一抹殷紅。有一些靦腆,還有些無奈,更有一絲牽掛。它點綴出季節的裙角,染天地一色。

        一片落葉點綴了秋色,一季落花滄桑了流年。流年在時光的樹上開出淡雅的花,歲月在時光的心上留下刻骨銘心的痛。這里的街道熟悉又陌生,涅瓦大街依舊燈紅酒綠,街頭呈現出形形色色的藝術,一切都很復古,又似乎很新鮮,那些古老的建筑時而閃閃爍爍,時而黑影幢幢。

        秋天的太陽是一位特殊的化妝師,用光線掃描,用情感裝扮。秋雨,紅了楓葉,染了歲月。遠樹秋色如畫,紅樹間疏黃。秋風起,落英繽紛,清瘦的楓葉曼舞后,醉了一地芳華。

        回眸處,歲月忽向晚,人間已深秋。最是秋風管閑事,紅了楓葉白人頭。風,也染上了季節的霜華,裹著層層的寒意,走進巴甫洛夫斯克叢林深處,輕輕搖瘦了一片樺樹,吹皺了一池秋水。

        深秋,綠色漸漸瘦了下來,一半凋零于歲月,一半染黃于枝頭,仿佛是一位走過半生風雪的故人。他在風卷殘云后,卸下半生浮華,放下滿身疲憊。也許,他也如落葉,正走在內心安寧的回歸線上。

        往事,是一道風景,總是在逝去的年華里低吟淺唱。對山河故人的思念,如涅瓦河泛起的水花,伴著凜凜涼風,微波蕩漾。思念,是對昨日悠長的沉湎和對美好未來的向往。

        隱約中,是誰唱起那首經年的老歌,“革命人永遠是年輕,他不怕狂風暴雨……”

        我頓時精神大振,尋聲望去,不遠處,在一片紅楓葉的掩映下,幾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在樂曲聲中喝著伏特加盡情翩翩起舞,那優美的身姿,如云中飛燕,把西邊的斜陽裝點得色彩斑斕,這浪漫圖景瞬間將葉落花凋的傷感景象掩埋得無影無蹤。

        若光陰滿口應允,我愿用余生,換一銖歲月,取一錙秋日暖陽,在月圓之夜,舀一瓢白月光,兌夏園昔日的郁郁蔥蔥,煮一壺秋色,沉浸在普希金的詩歌里,浴白霜,駐足在寒風陣陣的涅瓦河畔,直到星月與我們作別,聊著聊著凝霜白了頭……(作者 趙江民 就讀于俄羅斯圣彼得堡國立交通大學)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2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