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

        首頁>檢索頁>當前

        留學人員回國求職意愿明顯增強——疫情下的中國留學人員現狀調查

        發布時間:2022-01-10 作者:吳蔚然 許宇博 桂小欽 胡思睿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雜志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國際流動受限、高校集體線上授課、國際形勢日益復雜等問題,深刻改變了在外留學人員的生活狀態,對他們的學業和職業發展造成了影響。本文通過深入訪談留學人員收集一手數據,分析中國留學人員在疫情背景下面臨的困境和機遇,探討這個群體中潛在的個體發展軌跡。研究表明,疫情影響了中國留學人員與社會、學校、家庭等多個系統的互動,直接或間接地改變了留學人員的學業安排和職業規劃,延期畢業、間隔年、升學難等情況在疫情下較為常見,而國際就業市場的改變等因素也使海外留學人員整體回國求職的意愿增強。

        [關鍵詞]新冠肺炎疫情;中國留學人員;留學青年學業發展;留學青年職業發展

        新冠肺炎疫情作為人類社會百年難遇的重大公共衛生安全事件,使國際局勢發生重大變化。世界衛生組織調查顯示,截至2021年7月上旬,全球累計確診人數已超過1.8億;其中美洲確診人數最多(約7400萬),僅美國的確診人數便高達3350萬;確診人數第二多的地區為歐洲,約5700萬。[1]疫情對我國教育國際交流合作也產生了重大且深遠的影響。我國作為教育國際化的積極參與者和建設者,自1978年至2019年底,輸出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累計達656.06萬人,而英、美、加、澳等發達國家一直是中國青年學生留學的首選。為控制疫情,各國紛紛出臺限制人員流動的政策,比如減少國際航班、暫停辦理簽證、關閉校園等,而跨境流動是跨國留學的根本特征,各項政策的實施導致國際學生的學習生活受到很大影響。[2]

        17-23歲階段的本科留學生是目前中國留學群體的主力,[3]大多數沒有經濟獨立和組成家庭,屬于中國青年大學生中一個比較特殊的群體。研究表明,在疫情影響下,中國青年大學生更容易感到恐慌和焦慮,長期居家作息不規律,易與家人發生矛盾。[4]大學生學業壓力總體較大,[5]學業驅動力有待加強。[6]同時,疫情使就業市場發生變化,新的就業需求和就業媒介應運而生,這對青年學生的擇業、求職、創業等職業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提供了新的機遇。[7]留學人員一方面面臨和國內高校就讀的青年學生一樣的挑戰與機會,一方面在全球疫情持續、逆全球化趨勢加強的現實下有著更具體的群體性困境,而目前國內研究疫情下留學人員的文獻不多,且以宏觀評述為主,實證研究較少?;诖?,本文欲通過質性研究方法,探究和討論中國青年留學人員在疫情下的生活狀況和未來發展趨勢,旨在進一步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青年群體的影響。

        p23-圖.jpg

        圖:訪談對象的基本情況

        一、疫情下的留學人員生活:流動與劇變

        新冠肺炎疫情自暴發以來,對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產生了極大影響,國際通航首當其沖。2020年1月31日,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布一項總統公告,禁止大多數在過去14天內訪問過中國的外國人進入美國。[8]不久后,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諸國都經歷了疫情的暴發和擴散,而此時中國的疫情慢慢穩定下來,國內生產生活逐步恢復,加上很多國外大學宣布線上授課,因此,境外中國留學人員面臨是回國還是繼續留守異鄉的選擇。

        1.疫情中的異鄉人

        大多數留學人員是在青春期中后期才出國留學,在留學過程中逐漸進行文化適應和社會適應,但仍不可避免地存在與當地人的文化差異。很多中國留學人員反映在跨文化交際中缺乏歸屬感和身份認同感,有受訪學生表示,只能以“去身份化”的形式去融入主流社交圈。新冠肺炎疫情從某種程度上增強了逆全球化潮流,加劇了民族主義甚至民粹主義思想,使得“新種族主義”抬頭,疫情期間中國留學人員、移民和具有亞洲特征的公民在國外受到種族歧視和攻擊的事件時有發生。[9]當地人的歧視和敵意增加了社交風險,加上國外經濟衰退、社會治安變差,很多留學人員大幅降低了外出頻率,選擇居家隔離,導致社會交往減少,情緒低落。只有當談到各國研發出疫苗、民眾接種程度較高時,留學人員對留學所在地疫情的觀感才會變得相對積極??傮w來說,身為在他國的異鄉人,留學人員本身就面臨身份認同危機和缺乏歸屬感的問題,而疫情又附加了健康風險,以及種族歧視、治安變差等社會風險,這導致疫情下留學人員安全感的缺失和焦慮感的增加。從風險社會理論的角度來說,新冠肺炎疫情不僅是自然風險,而且也帶來了很多人為風險,而留學人員這一群體在這種全球危機中有一定的脆弱性。[10]

        2.回國與留守

        在國外環境不確定性增加、國外高校開始遠程授課的情形下,很多留學人員在父母的擔憂和支持中計劃回國。而彼時全球疫情加重,想回國的留學人員面臨機票難搶、途中感染風險高的問題。由此可見,留學人員在疫情期間的回家之路受到了來自宏觀和微觀的多重因素影響。除了回國群體,還有選擇留在國外的留學人員群體。有些人是由于簽證和學業安排等問題留在讀書所在地,有些人是考慮回國程序較為復雜,選擇就地觀望。

        因為不同的考慮和選擇,留學人員的居住狀態因人而異。在回國的留學人員中,有人一直在家和親人居住,也有人去其他城市實習生活。留守異鄉的留學人員有的獨居,有的和室友共同居住,亦有少數父母趕到孩子讀書所在國,陪著孩子共渡疫情。對于大多數回國并和家人居住在一起的留學人員來說,之前一般一年回國一到兩次,每年在國內停留兩三個月,現在因為疫情難以出國,和父母相處時間之長、距離之近,是上大學以來前所未有的。這樣的“被迫親近”(forced proximity),[11]一方面增加了家人之間相處的機會和家庭親密感,讓留學人員有了更濃厚的家庭觀念,另一方面也可能導致私人空間被壓縮,以及父母管控下自主性的降低。與之相對的,多數留守異鄉、和父母長時間分離的留學人員,會感覺距離給家庭的情感交流帶來了新挑戰。但與此同時,獨立生活也讓家庭被動“放權”,使得留學人員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間。絕大多數本科階段的留學人員正是從晚青春期(late adolescence)向早期成人期(emerging adulthood)過渡的青年,正在慢慢脫離家庭的全權養育,尋求自我的獨立,[12]而疫情改變了留學人員與家庭相處的常規模式,使留學人員與家庭系統的互動產生了變化,影響了留學人員的生活狀態。

        二、學業發展:遠程授課影響資源獲取和學業規劃

        學業發展是青年大學階段的重要發展任務之一。對于在國外高校就讀的中國留學人員而言,克服語言交流障礙、利用學校的高質量教育教學資源進行學習,最終掌握專業知識、了解當地文化是留學的核心動力與目標。疫情暴發以來,絕大多數國外高校校園關閉,改為遠程授課,教學方式發生了改變,深刻影響了留學生的學習體驗。同時,受疫情沖擊,全球諸國社會經濟發展減緩,宏觀教育系統劇變,國際流動受限,這些因素也影響著留學人員現階段和將來的學業規劃。

        1.網課之難

        疫情期間,許多國外高校都進行了線上教學。與線下授課相比,遠程授課具有靈活度高、不受時空限制等優點,但也有限制教學方式、損害學生視力等缺點。[13]一些留學生表示網課可以反復看錄頻,對學習有所幫助,并且網課不用通勤,相對節省時間。盡管有上述優點,遠程授課對留學人員也有顯著的負面影響。對于回國的留學人員,時差是一個突出問題,熬夜上課會影響日常作息和身體健康,而且作息的紊亂不僅影響留學人員的身心狀況,也會影響到家庭生活,導致學生和父母日程不一致、相處時間銳減。除此之外,網課很容易受到干擾,使學習效率降低。由于網絡授課只能隔空交流,老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之間的互動明顯減少,而且學生無法到校園里使用場地資源、和人面對面交流,使留學體驗大打折扣。整體而言,受訪留學人員對于網課的體驗感是比較負面的。這也意味著疫情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留學人員與學校系統的互動關系,影響了留學人員在國外高校獲取學術、社交、文化等資源的可能。多數受訪者表示只要學校防疫措施得當或當地疫苗接種情況較好,自己很想回到校園,恢復線下上課。

        2.當前學業進程的調整

        疫情對全球留學活動和留學人員的學業計劃產生了重大影響。高等教育分析機構QS2020年調研了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3000余名已入學或準備入學的國際學生,69%的學生坦言,疫情影響了自己的留學計劃。他們中有57%的人打算推遲到第二年入學,13%打算去另一個國家學習,4%表示暫時不想出國留學。[14]而受訪的中國留學人員中也有部分人選擇了休學一個間隔年(gap year),并且調整自己的專業學習。有留學人員提到,間隔年期間自己主動進行了實踐嘗試或自我探索,也有不少收獲,不過社交資源的減少仍舊是個問題。除暫時休學以外,還有一些留學人員選擇了轉學、退學,或者進入國內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進行學習。因為網課無法很好保證教學質量和課程安排,很多留學人員擔心畢業問題,部分留學人員受到疫情期間壓力增大、學習效率降低的影響,已經不得不延遲畢業。不過,也有一些留學人員提前了畢業計劃??梢?,疫情對留學人員本科階段學業進程的影響因人而異。

        3.升學的挑戰

        除了影響現有的學業進程,疫情也影響了留學人員升學、深造的計劃。根據美國研究生院CGS國際招生的一項調查,2020年國際研究生的入學率下降了39%,但研究生的申請量不減反增,保持了與之前相同的年增長水平3%,一些專業甚至在疫情期間更加熱門,比如商學院在2020年申請季增加了22.6%的申請量。[15]2020年申請者因疫情延遲入學,新申請者人數年年增加,研究生申請的競爭異常激烈。同時,疫情導致很多熱門留學國家經濟衰退,高校經費減少,縮小了博士(PhD等)的招生規模,[16]加上國際學生在隔離期間難以接觸到優質的線下科研資源,這些都使中國留學人員的深造計劃受到影響。除了影響升學進程,疫情也影響了部分留學人員升學目的地的選擇。尤其是疫情暴露出的一些問題,導致留學人員及其家庭對留學地的信心降低。有受訪者表示,父母會擔心自己讀書的國家是否安全,建議要不要去別的國家讀研??梢钥闯?,未來個體和家庭的留學選擇將愈發理性,出國留學的安全風險、留學地醫療條件和社會治安等會成為影響留學決策的重要因素。[17]

        三、職業發展:就業機會與生活經歷影響就業選擇

        除了接受學術教育,進行職業發展也是青年在大學階段的重要追求。很多國外高校的職業資源較為豐富,會為就讀學生提供實踐支持和就業指導,但中國留學人員作為國際學生,往往受到身份限制,在尋找實習機會方面相比當地人有一定的局限性。一般而言,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部分想留在讀書所在地工作,部分會在畢業后直接回國求職,也有人會選擇在國外積累一定的工作經驗后再回國。而近年來,回國求職的海歸數量逐年增加,疫情更助推了留學人員回國求職,海外人才回流成為趨勢。[18]

        1.實習情境與機會的改變

        因疫情影響,國外很多企業長期或無限期轉為線上辦公,也只能為學生提供線上實習,并且受疫情帶來的經濟衰退影響,企業效益降低,開放的職位也有所減少。不少受訪者反映讀書所在地的實習機會變少、體驗變差,這也增加了留學人員后續求職的不確定性。同時,疫情導致國際通航受阻,使部分留學人員在國內的實習計劃受到了干擾??梢?,疫情期間,留學人員實習求職面臨著很多不確定因素,這屬于特定社會歷史背景下環境給人的發展帶來的限制。但另一方面,留學人員也看到和把握了機遇,尤其是在國內實習方面。不少回國的留學人員提到自己有國內實習的經歷或正在實習中,可能對之后的求職有益。另一些受訪者說,能夠在上網課之余進行實習,可以積累寶貴的實踐經驗,算是疫情帶來的機會。整體而言,疫情給留學人員現階段的職業發展既帶來了挑戰,也帶來了機遇。留學人員可以積極發揮主觀能動性,在特殊的歷史時期調整職業規劃,找到屬于自己的職業發展路徑。

        2.將來就業規劃與留學人員回流

        一個明顯的趨勢是,在后疫情時期,留學人員回國就業的意愿增強。2020年向國內崗位投遞簡歷、有意在國內發展的海歸數量較2019年猛增33.9%,遠高于2019年5.3%、2018年4.3%的同比增幅,其中本科生的占比也有所增加,年齡結構進一步優化。[19]一些受訪留學人員提到,疫情暴露了留學所在國的一些社會問題,影響了自己原本在當地就業的想法。有留學人員提到回國這段時間生活滿意度高,所以會比之前更多地考慮回國就業。因疫情回國導致對留學所在地的文化認同削弱,也影響了部分留學人員對就業地點的選擇,從想在國外就業轉變為考慮在國內就業。除此之外,有即將畢業的本科留學生在回國內實習期間拿到了轉正資格,因此留在了國內就業。同時,疫情放大了個體生命的不確定性,讓留學人員家庭更加注重孩子的安全,部分受訪者提到了父母對自己職業期待的變化,不少父母希望留學人員能回國發展,或者在離中國較近的國家發展。

        關于回國職業發展的前景,很多留學人員表示自己認識到留學人員的身份已經沒有以往那么吃香了,還有些國內企業會更偏好國內高校的學生。但另一方面,國家對海外歸國人才的利好政策也讓受訪留學人員對自己在國內的職業發展保持樂觀。由此可見,疫情期間,國外就業市場的吸引力相比之前降低了,而國內生活便利、機會多等優勢成為留學人員考慮回國就業的重要因素。疫情期間在國內生活的經歷,也使部分留學人員加深了對國家實力的認同、對自己回國發展前景的看好,從而影響了留學人員未來的職業規劃。

        p25.jpg

        2020年12月18日至19日,2020中國海外人才交流大會暨第22屆中國留學人員廣州科技交流會在廣州舉行 攝影|惠娟

        四、結論與思考

        本文通過半結構化訪談32位本科的中國青年留學人員,梳理了新冠肺炎疫情對留學人員所處的各個系統的沖擊,著重探討了疫情下中國本科留學人員的生活狀況,以及疫情對于學生學業發展與職業發展的影響。研究結果顯示,疫情通過影響國際流動、留學地社會治理狀況、區域意識形態、高等教育系統等方面,重塑了留學人員身處的宏觀社會環境,也直接改變了留學人員與家庭系統和學校系統的互動。在這樣的情形下,留學人員被迫或主動地調整原有發展規劃,以適應環境提供的發展條件。具體而言,疫情中,遠程授課影響了留學人員的學習體驗和資源獲取,不少留學人員改變了現階段的學習、畢業計劃和將來的深造計劃,休學、轉學、畢業時間調整、異國升學、碩博申請遇冷的情況在疫情環境下更為常見。國際通航受限、遠程辦公、經濟下行、就業市場萎縮等因素影響著留學人員原本規劃的職業路徑,國內的生活和實習經歷也使部分留學人員回國求職意愿更為強烈,可見疫情進一步推動了海外人才回流。

        疫情環境下更多本科留學人員表現出在畢業后回國就業和生活的愿望,也說明了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海外青年人才回流的進程。從移民推拉理論(push-pull theory)的角度,“推力”是指原居國家不利于發展的種種排斥力,“拉力”則是移入國家所具有的吸引力。對于接受跨境教育的留學人員而言,“推”的因素可能包括本土高校入學競爭激烈、追求更高的教育質量等,而“拉”的因素則包括留學目的地國的高等教育聲望、豐富的跨文化交際體驗、畢業后良好的發展前景等。[20]在疫情期間,國外高校校園關閉、遠程授課、社交隔離,學生難以接觸到線下的學術資源和文化資源,同時一些發達國家暴露出一些社會問題,加上當地就業市場縮減,使得留學所在地的“拉力”有所減弱。與之相對,我國防控疫情得力、經濟和社會生活迅速恢復,也給予了國內青年在個人發展上的安全感,從而使得部分留學人員更愿意回國就業和生活,不再被“推”到異國發展。

        綜上,疫情給青年留學人員的個人發展帶來的影響是復雜、深遠的。目前全球疫苗接種進一步普及,一些國家的簽證政策逐步放開,部分國外高校宣布恢復線下授課,留學人員也逐漸計劃返校,恢復到往日的學習和求職秩序中。但病毒變異、疫情反復、后疫情時代的政治經濟風險,也給跨境求學帶來了新的挑戰。中國青年留學人員的發展需要個體能動性,也離不開家庭、學校、社會的共同支持,如何幫助留學人員克服疫情期間的困境,如何在海外人才回流的當下幫助留學人員在國內創業、求職,實現個人理想,推動社會發展,是值得思考的現實問題。(作者吳蔚然、許宇博系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教育研究院碩士研究生,桂小欽、胡思睿系IFU留學家庭服務協會成員)

        參考文獻:

        [1] WHO.Coronavirus(COVID-19) Dashboard[EB/OL].https://covid19.who.int/.2021-07-12.

        [2]馬萬華,張頎.新冠疫情對國際學生流動的影響與我國的策略選擇——風險社會理論視角[J].高校教育管理,2021,15(01):1-9.

        [3] IIE.Open Doors 2020.[DB/OL].https://www.iie.org/Research-and-Insights/Open-Doors.2021-07-12.

        [4]馬金燕.新冠肺炎疫情下青年大學生心理健康情況分析[J].遼寧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2021,{4}(03):110-111.

        [5]陳雪飛.疫情防控背景下大學生學業壓力特點調查研究[J].曲靖師范學院學報,2021,40(01):30-35.

        [6]徐慧文,張婧儀,邱爽,李欣.新冠肺炎疫情下大學生網絡在線學習力與學業自我效能感的相關性研究[J].衛生職業教育,2021,39(05):140-142.

        [7]劉曉芳.以變戰變,疫情之后,大學生就業創業形勢微研究[J].吉林教育, 2021,{4}(17):65-66.

        [8]美國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暫停有傳播2019新型冠狀病毒危險的移民和非移民類特定增列人員入境.[EB/OL].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proclamation-on-the-suspension-of-entry-as-immigrants-and-nonimmigrants-of-certain-additional-persons-who-pose-a-risk-of-transmitting-coronavirus-zh/.2021-07-15.

        [9]Mary Beth Marklein.International students face intimidation, hostility.[N].University World News,2020-07-02.

        [10]馬萬華,張頎.新冠疫情對國際學生流動的影響與我國的策略選擇——風險社會理論視角[J].高校教育管理,2021,15(01):1-9.

        [11] Brock R L,Laifer L M.Family science in the contex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Solutions and new directions[J].Family process,2020, 59(3):1007-1017.

        [12] Branje S. Development of parent–adolescent relationships: Conflict interactions as a mechanism of change[J].Child Development Perspectives,2018,12(3):171-176.

        [13]陳彥伶,董彥君,李卓奕,等.COVID-19疫情下網課對大學生學習的影響[J]. 創新教育研究,2020,8(6):8.

        [14] QS.How COVID-19 is Impacting the Lives of Current and Prospective International Students.[EB/OL].https://www.qs.com/how-covid-19-is-impacting-the-lives-of-current-and-prospective-international-students/.2021-07-16.

        [15] Hironao Okahana.The Impact of COVID-19 on Graduate Education.[EB/OL].

        https://cgsnet.org/ckfinder/userfiles/files/CGS_ResearchInBrief_COVID19_June_2020_For_Web.pdf.2021-07-16.

        [16]網易.疫情沖擊,美國大學這些專業的博士研究生課程暫停招生一年.[EB/OL].https://www.163.com/dy/article/FMQ1LUVR0538O9A2.html. 2021-07-16.

        [17]馬佳妮.逆全球化浪潮下全球留學生教育的特征、挑戰與趨勢[J].教育研究,2020,41(10):134-149.

        [18]李慧鈺.《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發布[J].留學,2021,{4}(06):15-16.

        [19]光明網.海歸回流呈年輕化、高知化趨勢.[EB/OL].https://m.gmw.cn/baijia/2021-01/13/34538158.html.2021-07-16.

        [20] Branco Oliveira D,Soares A M.Studying abroad:Developing a model for the decision process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J].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and Management,2016,38(2):126-139.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racyawa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被陌生人带去卫生间啪到
        <pre id="nppnn"><ruby id="nppnn"><b id="nppnn"></b></ruby></pre>
        <pre id="nppnn"></pre><track id="nppnn"></track>
          
          

          <p id="nppnn"><del id="nppnn"></del></p>

          <noframes id="nppnn">